空气的温度正在降低,火药味开始蔓延,冰冷的空气种仿佛充满了粘稠的粉尘,只需要一点小小的火花就会爆炸。

冲突并没有如愿爆发,约瑟尔放松了身体,放弃了进攻姿态

“既然你不愿意相信我们,那我们就此别过各走各路怎么样?”

“你们?”那名半精灵的瞳孔微微聚焦,“你还有同伴?”

约瑟尔心说坏事,竟然说漏嘴了。他的身体重新绷紧,做出战斗姿态,肌肉在绷紧的同时微微作痛。同时慢慢地向背后摸去——那里有他随身携带的短枪——那是他最后的武器,如果在这个距离上发生冲突的话,只有握住武器的人才有一战之力。

   “没错。我们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你们想找自己的同伴。我觉得我们都不希望爆发冲突,所以也没有爆发冲突得必要?!?/p>

   “我怎么会知道是不是你们害死了我的族人?”

   “你觉得,就我们两个人能够绑架四十名半精灵然后把他们送到矿井下部然后一起杀死吗?”艾尔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身边还悬浮着大量的冰箭?!叭绻忝窍胙橹に档氖遣皇钦娴?,派个人下去看看不完了?在这里耽误什么时间?”

半精灵好像完全没有听艾尔莎讲话,而是直直地盯着漂浮在女孩身边的冰箭。

   “这种规模的冰箭,你应该不是普通的元素法师吧?!卑刖榈牧成狭髀冻鲆凰烤婧吐木匆?,“艾尔莎·冯·叶尼塞小姐,或者说是艾尔莎殿下?!?/p>

“告诉我你的名字和你的决定。这些天我已经杀了太多的十字军了,我并不介意再多杀几个人?!卑檎派频?。

   “慕容韵,我的的父亲是罗兰人,我的身体里流淌着一半的东方血液。很荣幸能够见到您本人?!卑刖槲⑽⒐?,宛如一个彬彬有礼的贵族。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但是我知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卑睦淠锲孟袷钦娴囊谎?,“告诉我你的决定?!?/p>

   “让路是不可能的?!蹦饺菰纤?,“因为就算给你们让路你们也走不出去?!?/p>

   “这话是什么意思?”约瑟尔问。

   “很简单,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出口。为了防止亡灵生物进入地面世界,整个一层矿洞的所有出入口和通风井都被符文石板封印着,想要出去只能通过使用特殊的传送魔法阵列来实现?!蹦饺菰隙倭硕?,“等到我们调查完这边的情况后我们就会驱动法阵离开,等到那时候再把你们一起送出去,你看这样如何?!?/p>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们?”艾尔莎说,“如果我知道封印的薄弱位置,我也可以绘制传送法阵离开?!?/p>

   慕容韵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奥克尔顿公爵为我们提供了不少的帮助,正是因为你是他的女儿,所以我才会告诉你这些。而且就算没有这些事情你们也出不去,因为如果没有在传送法阵中加入特定的术式,传送讯息是根本无法越过死灵矿井的结界,传送法阵也根本不可能发动成功?!?/p>

   “那你说我们要不要相信他?”

   “我怎么知道?”艾尔莎小声嘀咕,“要不先看看他们准备干嘛?”

   约瑟尔环顾四周,说起来这个区域颇为宽阔,虽然边界隐没在黑暗里,但是约瑟尔就算只是听着回声也能感受到这里的广阔。如果是这样的话,把那只冰霜幼龙放出来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尽管对方人数众多,但是自己这边有一个艾尔莎和一只冰霜幼龙镇场。就单兵战斗力而言,自己这边占优,但是综合起来了就没那么简单了,战斗可不是简单的加减法。

“行,就先这样办吧。如果情况不对的话我就把那个小家伙放出来?!?/p>

艾尔莎一愣,只不过随即就明白了约瑟尔说的那个“小家伙”是什么。她扭头看着慕容韵说:“我可以帮你们送下去几个人调查下面发生的事情。作为交换,还希望你们能把我们送出这里?!?/p>

   “乐意效劳?!?/p>

   “麻烦说话正常一点?!卑⒉皇翘乇鸫阶约阂院蟮乃祷胺绞?。她挥手撤去封锁洞口的寒冰栅栏,“叫你的同伴过来吧。我们尽快结束,然后尽快离开?!?/p>

   “明白?!蹦饺菰现匦碌懔潦掷锏娜忌瞻糇砝肟?。

   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以后,约瑟尔问道:“艾尔莎,他怎么知道你的名字?”

   女孩摇了摇头:“我怎么会知道,我六岁离开了君士坦丁堡,这十几年发生什么我怎么清楚?”

   约瑟尔无奈道:“你这个当事人反而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那一个?!?/p>

   “什么意思?”

   “首先,十字军对你的搜捕力度不会太大了吗?对待一个一般的有法术天赋的小孩会出动A级名誉骑士吗?”约瑟尔顿了顿,“你是不是惹过什么事儿啊?!?/p>

   “我怎么会知道?”艾尔莎说,“抓我的不是一般的十字军,他们是特别任务组。一个执行隐秘任务的特殊部队,这一类的任务往往不能公诸于世,所有必须由一个不被世人所知道的组织所执行?!?/p>

   “听起来好扯淡。教廷为了特殊目的执行无法公知于众的任务?暗杀吗?”

   “大概上差不多,他们一般处理一些有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定的高危目标?!?/p>

“您可不仅仅是因为这股力量被盯上的?!蹦饺菰洗湃死吹搅苏飧銎教ㄉ?,“您是奥克尔顿公爵的独女,古斯塔夫家族应该是想挟持你逼迫奥克尔顿公爵做出某些让步?!?/p>

   “你们都知道些什么?”艾尔莎露出了颇为惊奇的表情。

   “‘游侠’和奥克尔顿公国都是由我们老大单线联系,这些是我们推测出来的情况。但是您的力量很强大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您虽然是人类,但是您的的元素亲和力甚至逼近精灵?!?/p>

   “好了,你们快点结束吧,我们需要尽快前往奥克尔顿公爵领?!卑叽俚?。

   “殿下……您要返回奥克尔顿公国?”那个半精灵好像有点不敢相信。

“对,发生了些事儿,现在我必须回去?!?/p>

如果说艾尔莎之前的面无表情是强装镇静的话,那她现在的面无表情无疑是她最想表现出来的。

“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拜托你们带过去点儿东西?”慕容韵说完向着自己的队伍里面看了一眼。

“再说吧,我们不想耽误我们的行程。而且现在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查清下面的那些人是不是你们失踪的的族人,不是吗?”

“也对。每组的负责人跟着我准备下去?!?/p>

“韵,真的要下去吗?”一个年轻女孩儿说道,“我觉得不太妥?!?/p>

“应该没什么问题?!蹦饺菰纤?,“艾尔莎殿下没有骗我们的立场?!?/p>

攀岩索没用多久就绑好了,看起来他们这是准备充分。约瑟尔看着那一队半精灵沿着攀岩索一点一点儿消失在光芒无法触及的黑暗之中。剩下的半精灵坐在地上休息,他们看上去都颇为年轻,差不多都是十七八岁上下。约瑟尔可不觉得他们真的只有十七八岁,虽然莉雅姐看上去比他还小,但是人家可活了七百多年。半精灵既然有精灵的血统,肯定不可能单纯地从容貌上来判断对方的年龄。

   话是这样说,但是约瑟尔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猜测那些半精灵的年龄。思来想去,四五六十岁应该是没跑了。约瑟尔也只是猜猜,他并没有打算去验证自己的猜测,毕竟自己和他们并不是很熟,贸然问这种隐私问题有些不合适。

   脚步声渐渐远去,一股倦意袭上约瑟尔的心头。奔波了这么长时间,说不累都是骗人的,约瑟尔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好像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迫使他睡着一样。

   不对!

约瑟尔猛地惊醒,他刚刚吃过那些饼干,里面的咖啡豆成分不会让他这么快就困到睡着。他环视四周,那些半精灵也都是昏昏欲睡的样子,艾尔莎的情况好些,只是略显疲惫。 

   “都醒醒,情况有点不对劲!”约瑟尔大声说,但是声音好像被黑暗吞噬,变得有气无力。 

   约瑟尔从绑腿上的药剂包里拿出一支装满蓝色液体的试管,精神力恢复药剂,他只喝了一瓶,还剩下不少这东西。 

   约瑟尔拍拍艾尔莎的肩膀——没有反应。女孩的意识已经不清醒了,看样子是受到了这股莫名力量的影响靠着旁边的石头睡了过去。约瑟尔看见女孩白皙红润的脸蛋,愣了一下,然后把剩下的半瓶精神力药剂给女孩灌了下去。 

艾尔莎一个激灵,差点把刚喝下去的东西给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