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梯很高,约瑟尔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也里那些干枯的尸体越来越远,最后那些尸体被洞穴里无处不在的黑暗吞没,成为黑色背景的一部分。约瑟尔手里的水晶发出的光芒变得柔和起来,防止强光经过冰面的反射刺伤约瑟尔的眼睛。约瑟尔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到他撞到了艾尔莎才知道停下。

艾尔莎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挥手制造出一座悬空的冰桥,在水晶的灯光照耀下依稀能看见不远处的陡崖。艾尔莎向上挥出几枚冰箭,在确定不能继续往上走之后带着约瑟尔进入了前面??可祷慕鹗羝教?。

金属地面一如既往地锈迹斑驳,斑驳的地面在不远处与混凝土地平相接,一台升降机长眠在这个金属平台的右边,宛如什么沉睡的野兽。在这里没有什么东西是新的,一切东西都会被时光烙印上痕迹,并且在时光长河里渐渐腐朽生锈。不只是金属设施,艾尔莎还能看到生锈的脸盆和水壶,甚至还能依稀看到被碎石掩埋的森森白骨,想必是某位不幸的矿工在撤离时遭遇矿难长眠于此。

“走吧,这里有风,出口应该就在附近?!?/p>

“艾尔莎,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痹忌孟裢蝗幌氲搅耸裁?,“这里离下面这么高,绘制法阵的人是怎么把那么多半精灵运下去的?而且这里也没有绳子一类可供攀爬的东西,绘制法阵的人又是怎么上来的?”

糟糕的感觉在艾尔莎心头炸开,太诡异了,这太诡异了。好像是有什么超自然的东西杀死了这些半精灵,抽取了他们身体里的生命,而且还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根本不是人类可以完成的事情!发生在矿洞深处的这件事,感觉起来并不是像是人做的,反而更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的所作所为。

“别想这些了,咱们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吧?!卑槐咚狄槐咚南抡磐?,零度的脸蛋上带着一丝丝慌乱。她真的不想继续呆在这个地方了。

约瑟尔点点头,举着水晶往前走。水晶里的光辉驱散了黑暗,也把两个人的影子拉长,映射在越来越窄的矿道上。约瑟尔感觉空气里的霉味和臭味渐渐变淡,随着往前行进的距离逐渐清新起来??囱诱庖惶蹩蟮烙Ω煤屯饨缦嗤?,顺着走应该该能走出去。这一层的矿道表面很光滑,好像是用混凝土加固过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加快了步伐,急促的脚步声被光滑的墙壁多次,反射在矿道里回响,变成凌乱的一片。

艾尔莎突然伸手示意约瑟尔停下,人虽然是停下来了,但是那纷乱的脚步声却没有停下来,这声音不可能是回声,只能是别人的脚步声——这里还有其他人!

“会是那个绘制法阵的人吗?”约瑟尔小声说。

“不好说,现在别说话?!卑靡恢指岬纳艋赜Φ?。

脚步声越来越近,艾尔莎凝聚出几枚冰箭蓄势待发。现在还在这里的徘徊的人,除了那个献祭半精灵绘制法阵的人以外她真的想不到别人了。放眼整片大陆,有能力绘制亡灵召唤法阵的,也应该只有某些邪教组织的死灵法师了。死灵法师这种东西通过召唤亡灵生物或者抽取生命力作战,不被人类社会所接纳,如果不想被他们抽成干尸的话,那么最好避开他们或者杀死他们。

混凝土墙壁的透气性很差,这一条矿道里没有什么水汽,因此艾尔莎没能凝聚出来和冰霜幼龙交战时那种数量级别的冰箭。但是这已经够了,矿道限制了对方的队形,这区区百余枚小冰箭足够压制对方的推进了。

“前面有灯光,小心一点?!?/p>

艾尔莎已经能听到对方的声音了,而且听起来人还不少,大约十几人上下。她忽略了亮光的问题,这样一来对方肯定会有所防备,这样一来再想要偷袭得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别说话?!痹忌崆岵≡诳罩械谋??!叭梦依??!?/p>

“前面的兄弟,你们怎么在这种鬼地方?”约瑟尔放大声音说。

艾尔莎一惊,约瑟尔竟然选择和对方主动接触!

对方的脚步声停了,随即一个颇具磁性的男声响起:“你又是谁?”

艾尔莎想说话,但是约瑟尔用非常犀利的眼神警告她不让她说话。

“我被一个错误的传送法阵带到了这里,现在正在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那么你们呢?”

约瑟尔常年混迹野外,他知道,在法律和执法者无法监管到的野外,随随便便和不相识的人接触是非常危险的。对方很可能为了一件战利品或者是你身上的钱财对你大打出手。曾经有位前辈告诉他,身处丛林之中就要遵守弱肉强食的丛林的法则。要么避开别人,要么强过别人,只有这样才能在?;姆囊巴獗H陨?。

他自然知道贸然和对方接触的风险,但他更清楚草率交火的风险。如果和对方在这里发生冲突,自己有伤在身难以参加战斗,所以一旦爆发冲突,艾尔莎就必须一个人对付十几个实力未知的人,同时还得带着一个累赘。他知道艾尔莎很强,所以正面对抗未尝会输,但是想要全身而退应该没有那么容易。

再者说,这里是死灵矿井,有实力冒险深入这里的又有几个是没点能耐的?对于那些高阶猎人而言,自己和艾尔莎身上的这一点东西还不够他们的武器维护费用呢,根本没有打劫的价值。更何况,约瑟尔一直没有暴露自己这边的人数,就算对方突然发难冲过来,艾尔莎密集的冰枪也能让他们付出相当惨痛的代价。

“我们来找人。你们有没有在这个矿井里看见别人?”对方的语气突然沉重了许多。

呀嘞呀嘞?找人?不会这么巧的吧……

约瑟尔思索一下,回应道:“你们要找的是不是一群半精灵,数量大概四十人左右?”

对方沉默许久。

“他们在哪?你究竟是什么人?”

约瑟尔心中一喜:“看样子你们是他们的同伴喽?”

“可以这样说?;褂?,我能和你见个面吗?”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放心,我一个人去见你,我不会携带任何武器的?!?/p>

“好,你沿着这条矿道往前走,没多远有一个中转站,我在那里等你?!痹忌ね坊厝?,示意艾尔莎收起冰箭。

虽然不太情愿,艾尔莎还是照做了。约瑟尔慢慢地开始觉得自己可以理解艾尔莎现在对其他人的警惕。毕竟被十字军追杀到这种地步,无论是谁都会对这个国家和这个种族抱有极大的怨念。他记得威廉大叔曾经搞到过一本来自东方的小书,里面全是一些三个字的短句。而约瑟尔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意思大概就是所有人自出生时始都是善良的。不知道为什么,约瑟尔好像能理解这种孤独,这种被当做异类的孤独。

小时候因为没有父母,镇上的有些坏孩子经常欺负他:用石头砸他,对他各种恶作剧,甚至骂他是没人要的杂种。莉雅姐身为精灵,没办法出面?;に?,只能在树林里搂着他哭泣,然后用来自精灵族的药物替他疗伤。在经历过种种歧视之后,约瑟尔开始刻意地疏远人群。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明白那种被人群排斥的孤独,了解忍受那种孤独的痛苦。也正因为他了解那种痛苦,所以他才觉得自己能够理解艾尔莎此时此刻的想法和感受。

因为都说物以类聚,所以孤独的人才要靠在一起取暖啊。

“艾尔莎,一会麻烦你在洞口制造一面冰墙阻止他的同伴跟过来。而且你不要露面,我来和他谈判?!?/p>

“你没问题吧,你的伤还没有痊愈。要我说把他们全部引过来一网打尽……”

“别说了,他们又没有伤害我们,如果他们对我们没有敌意,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你所说的半精灵?!痹忌肟丝蟮澜肓烁崭绽肟纳祷教?,“好了,现在别说话?!?/p>

“别这样使唤我?!卑迤鹆?,然后走了几步隐没在水晶光辉无法照耀的黑暗里面。

约瑟尔尴尬地笑笑,把背上的阔剑扶正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他从安东尼奥那里缴获的那把剑在抵御魔物进攻的时候折断了,现在只剩下这一把简陋的阔剑。对方的脚步声从矿道里传来,在这个巨大的空间里回荡。约瑟尔捋了捋自己凌乱的头发,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整洁一点,然后又拿出一个比较凶狠的眼神,坐在了一个石墩子上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约瑟尔感觉对方的每一脚好像都踩在自己的心头,给他更添一分紧张感。

约瑟尔看向那一望无际的黑暗,他知道艾尔莎正在某个角落里面看着他这边的情况。他凝了凝神,重新把目光放在矿洞的出口,准备迎接那个陌生人。

怎么可以在女孩子面前退缩呢?约瑟尔心说,目光变得愈发的坚硬。

矿道里出现一团抖动的火光,不算明亮的火光照亮了周围小小的一片,渐渐向着这边靠近?;鸸馕⑷醯梅路鹗敲至舻牟∪?,好像下一刻就会熄灭。

那人吹散了火光,走进约瑟尔的视野里。他留了一头淡蓝色短发,玳瑁色的眼睛里满是疲劳。他抬头看着约瑟尔,疲惫的眼神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这疲惫好像是源自于灵魂。约瑟尔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因为他从对方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希望。约瑟尔所能感受到的,只有无穷尽的幽怨与愤懑。说实话,约瑟尔并不想和他对视,和任何一个怨念极重的人对视都会让你觉得不舒服。

那个半精灵看到约瑟尔后愣了一下,然后打了个招呼:“你好?!?/p>

“你好。我叫约瑟尔?!?/p>

那人没有犹豫,直接切入主题:“他们是我们的同伴,前段时间因为教廷部队对我们的突袭失散。为了寻找他们,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半个月了。如果你知道他们的行踪,还希望你能告诉我们?!?/p>

约瑟尔没有料到对方会像这样直接发问,一时间反而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冰霜围栏在那名半精灵的身后悄无声息地成型,阻断了对方增援的可能。

“他们……是不是不在了?!蹦歉霭刖橛炙?。

约瑟尔点点头,说:“他们就在这个大坑下面,被一个不知名的法阵吸成了干尸。我就是从下面上来的?!?/p>

“你是从下面上来的?”那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层矿井和二层矿井之间差不多有五十米的高度差,不借助升降机怎么可能爬上来?如果你不知道他们的下落的话,那就请你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p>

“我的确在下面发现了相当多的半精灵尸体?!痹忌械慵绷?,“你们再怎么在这一层找都是不可能找到的?!?/p>

“与其信任陌生的人类?!蹦歉鋈怂?,“我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判断?!?/p>

空气突然变得凝重,水晶似乎受到了影响,出现了一丝丝不稳定的迹象,光芒变得锐利,好像里面下一刻就会窜出来什么凶恶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