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莎没有回头,冷冷嘲讽道:“也不知道是谁说自己面对魔物的时候还没害怕过?!?/p>

约瑟尔小声:“魔物是魔物,亡灵生物是亡灵生物,两者又不能相提并论?!?/p>

亡灵生物,出没在地下的一种生物,没人知道它们来自哪里,只知道它们会占据死者的遗骸,形成骷髅或者是丧尸一类的怪物。想要彻底杀死亡灵生物非常困难,除非能想办法把它们浑身上下的骨骼全部打碎,否则只要给它们足够的时间它们就能重新站起来。

“话说回来?!痹忌ね房纯辞奖谏系木?,“看起来这里的矿产资源很丰富啊,为什么会被废弃呢?”

“大概五百年前,这里发生过一次特别严重的塌方事故。在那次事故中,有二百多名矿工遇难,从那以后,矿井中就时常出现亡灵生物。有人说出现亡灵生物是因为人类开启了同往死人之国的门,导致亡灵生物进入了这个世界。出于舆论压力和对于亡灵生物的恐惧,矿物开采企业不得已用钢水封死了下层矿洞,并且撤离了施工人员。从那以后这个矿洞就彻底荒废罕有人迹了。教廷为了避免民众恐慌封锁了有关的消息,很少有人知道这里发生过的事情?!?/p>

“那你好厉害啊,连被封锁的消息都知道?!?/p>

“父亲家里的书架里有一套书,里面记载了很多特殊地方的历史。小的时候无意间翻到过?!卑?,“其实我有点担心十字军的人会不会安插人手在奥克尔顿公爵领周围等我回去?!?/p>

“真麻烦。又是这种有家不能回的情况?!痹忌纸徊娣旁谀院蟀淹放は蛞槐?,“能不能尝试联系一下他们?”

约瑟尔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在想自己,自己不是也是有家不能回么?威廉大叔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莉雅姐回永恒之森去了,自己现在在这里提心吊胆地跟着这个女魔头不知道要去哪。但是要是真的说起来的话他们两个还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呐。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都一样,都是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所以只能适应这个世界改变自己?!卑?,“别说话,前面好像有动静?!?/p>

约瑟尔屏住呼吸,同时耳朵捕捉到了一丝特殊的声响。那声音像是脚步声,但是却格外的轻浮与虚无,不,那不是脚步声,那是什么东西和地面摩擦和碰撞的声音。因为那个声音的主人没有一双真正意义上的脚。

艾尔莎手里水汽凝结,一柄小巧精致的寒冰掷刀出现在她的手里。艾尔莎上前一步,然后玉手一挥,掷刀飞射向矿道的另一端。随后是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约瑟尔把头伸出去,看到了那个被巨大冰块砸碎的骷髅架子。艾尔莎随手凝结出几块冰块扔了出去,冰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骷髅的表面扩散,把那个骷髅封冻在里面。这是冰块么?这种快速而又致命的传播方式,和瘟疫又有什么区别?

“快点,你到底还想不想出去了?”艾尔莎催促道。

“你真的确定咱们现在这是在往上走?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原地兜圈子?”约瑟尔举着发光的水晶环顾四周,到处都是相同的墙壁。

“我在跟着水元素流走,元素流不会骗我们?!?/p>

“你发动传送法术的时候也是说没问题的?!痹忌吓?,嘴里抱怨没有停,“结果呢?现在能不能活着从这里出去都是问题?!?/p>

“够了!到底有完没完?”艾尔莎不耐烦了,“我已经说了法术判断不是我能决定的了!你到底要说道什么时候?”

约瑟尔不吭声了,他从小都怕这种黑暗的狭小空间。他一直和说话只是想要减小恐惧感,但是他有意无意的抱怨似乎激怒了艾尔莎。

“跟上?!?/p>

女孩扔下这句话便直接走进黑暗中,约瑟尔赶紧跟上,用手里的水晶驱散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暗。不算宽阔的矿道里只有两个人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平缓而又均匀的呼吸声。慢慢地,约瑟尔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一片黑幕下行走。那巨大的黑幕吞噬了一切外来的景色与声音,把两个人与外界彻底隔绝开来。

“别动?!?/p>

约瑟尔赶紧把呼吸和脚步一起停下。

艾尔莎看着面前腐朽的木板,上面遍布青苔。锈的不成样子的铁钉艰难地支撑着这几块破烂的木板。艾尔莎轻轻一扯,木板化作无数碎片坠落。这本来用来防止亡灵生物进入地面的,只不过再坚固的封印也终会腐朽,这简简单单的木板在漫长的时光中耗尽了自己最后的寿命,成为了这阴森矿井里的一捧灰尘。

“我来吧?!?/p>

洞穴里弥漫着一种怪异的臭味,但是约瑟尔没在意。他上前一步,手起刀落把那几块摇摇欲坠的木板利索地斩断。随着木板脱落,一股令人作呕的异味如同浪潮般涌来熏的约瑟尔几乎要把早饭给吐出来。艾尔莎面色一寒,抓过约瑟尔手里的水晶,捂着鼻子走了进去。水晶里的光芒闪动了几下,然后陡然增大,照亮了这矿洞里无比血腥的一幕。

“??!”约瑟尔发出惊恐的叫声,随后胃里翻腾的感觉堵住了他的嘴,让他发不出声来。

尸体,遍地的尸体,腐烂到几乎无法辨认的尸体。而那股冲天的恶臭也正是由这些尸体散发出来的。这里是死灵矿井,这里是亡灵生物的乐园,是不应该有高等生物存在的生命禁区,但是现在却出现了如此数量的尸体。艾尔莎克制住反胃的冲动观察这些尸体,那些尸体无不干涸发黑,上面寄生着不知名的真菌或者是苔藓。再仔细看,他们都被反绑双手以某种规律排布成一个圆形。突然,艾尔莎的瞳孔微微散大,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那是血,早已干涸的血,那乌黑的印记组成了一个诡异的法阵,黑色的五芒星法阵有些许扎眼。

五芒星!那被认为是魔鬼的标志!以五芒星为绘制模板的法阵多少都会和一些血腥而且灵异的东西扯上关系。五芒星法阵!这可是禁忌的仪式!亡灵召唤法阵!

“我靠,这到底是什么味……”约瑟尔强忍住反胃的冲动说。

“有人曾经在这里举行过亡灵召唤仪式?!卑?,“这些人是祭品,给魔鬼的祭品?!?/p>

“他们并不是人类!”约瑟尔大声说,“你看他们的耳朵和精灵一样?!?/p>

艾尔莎这才注意到每具尸体都长着一双修长的耳朵。虽然尸体有些轻微腐烂,但是那双修长的耳朵依旧突兀。

“他们应该不是精灵一族,精灵一族可不会长出来这种深色的头发?!卑渚驳胤治龅?,“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是应该半精灵?!?/p>

“半精灵?那是什么?”

“你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艾尔莎瞥了约瑟尔一眼,眼神里满满的讥讽,“那是第四次大暴动的遗产,因为在那次战争中,人类和精灵在魔物的疯狂进攻下选择合作并且建立联合战线共同抵御魔物的进攻。也正是因为联合战线,精灵一族的一部分族人与人类产生的爱情的火花,并且走到了一起。而人类和精灵婚配产生的后代就是半精灵,他们拥有位处人类和精灵两者的能力,但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联合战线瓦解,人类与精灵分道扬镳。从那以后,半精灵这个处于两族之间的中间种族变得不被人类和精灵社会所接受。据我所知,甚至有人以贩卖半精灵为生?!?/p>

“听起来好惨?!痹忌蛄烁龊?,“但是为什么他们分明拥有人类和精灵的力量,但是却不反抗呢?”

“他们的确拥有两个种族的力量,但是都不完整。他们的元素亲和力高于大部分人类但是却远不及精灵,他们的体能比精灵强是没错但是又不及人类。近身格斗打不过人类,远程攻击打不过精灵,他们有什么反抗的资本?再者说,半精灵的数量甚至不及精灵一族的一半,哪有实力和别人抗争?”

“所以他们只能任人宰割?”约瑟尔心里有些难受,但是他却做不了什么,只能摆出一份不高兴的样子。

“这个世界的丑恶可还很多呢?!卑?,“没有人权被当作工具的可不只有半精灵?!?/p>

“别说了?!痹忌∩?,声音微弱到自己都要听不清楚?!拔颐亲甙?,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好吗?”

艾尔莎转身回去,俯视着这用鲜血绘制的法阵。这个法阵给她的感觉很奇怪,好像缺了一点什么东西。她四下扫视,终于发现缺了什么东西——阵眼。一切法阵都有阵眼,所谓阵眼,便是法阵最核心的部分。对于传送法阵而言,阵眼的作用是确定传送位置,越繁复的阵眼造成的结果可控性就越高。而对于这种召唤型法阵而言,越精密的阵眼召唤的目标也就越多。但是这个法阵却独独缺少了最为核心的东西,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成功的。

不对,这个法阵不是亡灵召唤法阵,看图案,这应该是亡灵召唤法阵的一种变种,至于效果……艾尔莎看了看阵法,脑海中并没有关于像似阵法的知识。艾尔莎只能放弃思索,开始把目光转到四周干枯的尸体上,突然一丝不安蔓延上女孩儿的心头。在她的记忆里,能够直接把人抽取成干尸的法术应该只有暗属性的一系的特殊法术了。以暗元素为媒介,抽取目标体内的生命力来造成伤害。但是法阵和魔法并非同性质的东西,撇开其他因素不讲,光光是缺乏阵眼这一点就导致它没有办法召唤亡灵生物。同样的,阵眼的缺乏导致它也无法定向传输生命力,那么绘制这个法阵的目的又在哪里?除此之外,艾尔莎更不解的是谁把这么多半精灵带过来献祭的?她粗略算了一下,这个法阵上一共有大概四十名半精灵的尸体。如果算上押送人员的话,这一支队伍至少得有百人规模,百人队伍应该会在矿洞里留下不少的痕迹,但是她却没有找到任何类似的痕迹,仿佛这群半精灵是凭空出现在这里,然后被献祭死去。

这很难以置信。

艾尔莎开始四下打量着这个巨大的空穴。除了他们刚刚进来的洞口之外,圆形的洞壁上还有几个类似的洞口,上面都钉着木板,只不过有的完整有的残破。而不远处还悬停着一台锈迹斑驳的升降机,看起来这应该是个中转站一类的设施。这样看来,应该能通过升降机升降所用的井道回到地面上。

艾尔莎散去地面上盘旋的水流,几个呼吸之后一架晶莹剔透的冰制旋梯拔地而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进正上方浓厚的黑暗之中。

“走吧?!?/p>

艾尔莎带头走上旋梯,约瑟尔跟在艾尔莎的身后。约瑟尔的脚步很轻,一是生怕自己一用力踩碎了这座精致的艺术品,二是害怕踩碎了这东西,自己掉下去摔个半死。艾尔莎没有说话,只是简单地平视正前方有着自己的路。只留下美丽的侧脸给约瑟尔,只不过约瑟尔没有心情欣赏眼前女孩的美丽,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脚下的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