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龙……龙!”

那可是传说中的生物,拥有近乎无限的寿命和能够焚毁一切的龙炎。据说除非拿着破甲铳贴着龙鳞射击,否则几乎所有物理攻击都没办法摧毁坚固的龙鳞。而且高阶龙族的龙鳞还拥有非常高的法术抗性。据说整个大陆上的成年龙不超过两百头,而且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醒来的时候会到附近抢夺黄金白银贵金属。龙最讨厌三件事:一,有人动它的颈下逆鳞;二,有人打扰它睡觉;三,有人试图偷走它的黄金。

约瑟尔抬头看看那两盏金黄色的灯,应该是那头龙的眼睛。你妹啊,那到底是什么诡异的眼睛还能发光的?

艾尔莎扭头看了他一眼,约瑟尔只看到两点金光一闪而逝,那瞳光虽然不及古龙瞳光一般炽烈,但是面对那双眼睛却如同直视那千年坚冰下流淌的熔岩一般,极寒而又炙热。

“没错,那应该是一条龙?!?/p>

“真刺激。竟然能碰见这种棘手的生物?!痹忌汛尤资掷锴览吹某そA嘣谑掷锉г?,他不得不佩服艾尔莎离开的时候竟然还记得带上这个东西。

艾尔莎很冷静地分析道:“不,它一开始并不在这里,刚刚在这个空间里有一个封印术式被打破,这条龙应该是被封印的?!?/p>

“我们是不是闯祸了?好像放出来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痹忌∩档?。

“这个封印术式原本不是存在于这个山洞里面的?!卑?,“你是不是在身上带了什么来路不明的东西?”

来路不明的东西?约瑟尔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那个盲眼??透哪强榉庥∷?。难不成这条龙就是那块石头里面封印的东西?

在他思索的功夫,那两盏黄灯也有了动静,一点蓝紫色的光芒逐渐扩大成一个火球,照亮了艾尔莎放下的大量冰枪和冰盾——那是龙炎。蕴含着规则力量的火元素凝团,龙用它们强大的精神力精炼火元素,使其拥有了一丝神性,也就是“焚尽”属性。这是火元素的最高权能,能够把一切事物点燃并且燃烧殆尽。也就是说,一旦被龙炎喷中,与火焰接触的地方都会进行无穷无尽的燃烧。

小冰盾迅速在艾尔莎的意志下聚集成一面大号的冰墙。她对于元素力量的操控甚至比精灵一族更为强大,虽然她没办法精粹水元素使它携带规则的力量,但是她所能够号令水元素是克制龙炎的火属性的。也就是说,面对火属性为主的龙,她可能有一些胜算。

约瑟尔往后退了两步,面对巨龙的威压,他也不禁打了个寒战,心里打起退堂鼓。但是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又能到哪里去?艾尔莎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迎接龙炎,冰墙在炙热的龙炎的照耀下冒出丝丝寒气,这是纯净的水元素与携带规则力量的火元素的碰撞,谁胜谁负却是未知数。

出乎意料地,龙炎并没有喷向那面艾尔莎制造出来的巨大冰墙。紫色的火球笔直地向上,粘附在这个巨大山洞的顶上。片刻之后火球炸开,柔和而又明亮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山洞,一时间寒冷和潮湿都被温暖的光芒所驱散。约瑟尔这才看清那条龙的样子。那条龙算上尾巴也不过二十多米长,它应该还是一条幼龙。通体呈现罕见的冰蓝色,体表覆盖着的鳞片晶莹剔透。然而有很大一部分鳞片已经剥落,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身体。幼龙的背后生着一对折扇一般的巨大膜翼,约瑟尔不难想象它振翅高飞的时候有多雄伟,然而此时此刻这副宏伟的膜翼在背后收成细细的一束。

趁着约瑟尔恍惚的功夫,艾尔莎猛地挥手。下一刻冰枪呼啸着前行,刺进那只冰蓝色幼龙的没有鳞甲?;さ募∪饫?。那只龙发出一声闷哼,微微张开了双翼裹紧了头部,准备迎接下一波攻击。

“艾尔莎!停下!它的情况不对劲!”

“有什么不对劲?一条来源不明的龙,有什么是比它更危险的?如果不在它发动攻击之前解决它,死的人可能就是我们!”

福彩开奖东方6十1 www.8kv6n.cn “它现在受伤了,而且它并没有攻击我们不是吗?”

“它是一头龙,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不攻击我们,但是我知道现在消灭它是最安全的方案?!卑难凵窀臃胬?。

“慢着!封印这条龙的水晶是某个人送给我的!”约瑟尔摸了摸那个装水晶的腰包,摸到了满手的水晶碎块。

“来路不明的东西你也真敢收?”艾尔莎有些生气,“这条龙想要杀死我们只需要一口龙炎就够了??囱佑质鞘志哪前锛一锔愕墓??!卑邮?,冰枪应势而出,在那条龙的膜翼上碎成一片冰碴,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浅显但却见血的伤痕。冰枪上的温度停留在膜翼,上形成一片白色的霜花。那条龙并没有反击,而是用自己的膜翼紧紧地包着头,好像是一个挨打的孩子。

“停下!”约瑟尔吼道。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这绝对是一个陷阱!”艾尔莎有点不耐烦了。

“我相信那个老人,他不会害我?!痹忌胍焓掷“?,但是只碰到了冷冰冰的冰盾。

“诡辩?!卑淅涞?,随手挥出又一片冰枪。

“想要再对它动手你就得先杀死我?!痹忌叩桨土屑?,右手按在长剑上,蓄势待发。

“你只是个普通人,根本没有和我抗衡的资格。让开,解决了它我们就用传送法术离开?!?/p>

“我说了停下,没搞清楚事情的情况下就斥之武力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

约瑟尔微微屈膝,双腿发力,跃起,把一枚冰枪斩断。约瑟尔随后在在空中挥出半月斩,只见剑光一闪,锋利的长剑把正面的冰枪削断。

“你救过我一次,所以我不想伤害你,让开!”

水元素在艾尔莎身边躁动着,这一刻,那个银色头发的女孩宛如冰雪世界的女皇,携带着极寒和绝对的威严降临在这个山洞里。

“我拒绝?!痹忌⒉晃饩薮蟮耐纤?,天蓝色的瞳孔里如同有新日升起。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p>

冰枪组成一片冰幕,携带着极寒与威压而至。

约瑟尔再次划开手指,这一刀他划得特别深,血液在长剑的剑身上流淌。约瑟尔决定赌一把,赌自己能不能超负荷放出一次大规?;鹗粜苑ㄊ?。

幼龙看到了挡在它面前为他抵挡冰枪的约瑟尔,金色的龙瞳中闪过一缕光。约瑟尔举剑,火元素在剑锋上汇集,渐渐形成了一柄烈焰巨剑。那只冰龙微微吐息,吐出不携带任何意志的纯净火焰汇集到那柄烈焰巨剑上。约瑟尔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集中精神感受火元素的流动。他直视着艾尔莎逼近的冰枪,瞳孔中跳动着火焰的颜色。约瑟尔双手举剑,凝聚着精纯火元素的巨剑凌空挥下,正面撞上密如雨点的冰矛阵。精纯的火元素和极寒的水元素碰撞在一起,在一瞬间蒸发出了大量的水蒸气。艾尔莎的眼瞳中的狰狞而又威严的灿金色褪去,恢复了一开始的冰蓝色。她捂住胸口大口喘气,刚刚高温环境下强行凝结水元素给她造成了不小的负担。她同时也微微震惊于约瑟尔释放的这波烈焰浪潮的威力,按理说正常人就算有幼龙协助也不应该释放出来这种威力的大范围法术。

艾尔莎透过朦胧的水汽,看到了那个拄着剑单膝跪地的金发少年,一抹殷红分外惹眼——约瑟尔终究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办法承受住这样强大的火元素力量,没有被炽热的气流灼伤也是托了身上那身秘银轻甲的福。

艾尔莎喘了两口气就恢复了体力,但是约瑟尔的情况就没这么乐观了。他吐出来的那一口血已经充分说明了他的身体状况。因为他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驾驭这股力量,同时以他的身体也没能承受住。这样一来,失控的元素力量在他体内暴动,无疑会对他的身体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你连命都不要了吗?你和它又没有什么关系?!迸⑸纳敉腹杲忌亩??!澳阕约旱纳硖迨鞘裁囱幽阕约河质遣恢?!”

“我就是看不下去啊,就像我出手帮你一样。它虽然是龙,但是却被你逼入绝境,你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你也被成群全副武装的十字军骑士追杀?!痹忌人粤肆缴?,“我就是看不惯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呐?!?/p>

约瑟尔听见女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想要发力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调动自己身体肌肉的力气。炙热的火元素在他体内暴动,身体上的每一处神经都传来烈焰灼烧般的剧痛,全身火辣辣地痛,但是身体却又因为虚弱格外冰冷。

还是自己太弱了吗?连想要?;さ亩鞫急;げ涣?。

艾尔莎的猎装裤腿出现在约瑟尔的面前,约瑟尔尽全力抬起头,盯着那双漂亮的冰蓝色眼睛,想从里面看出来什么。他失败了,艾尔莎还是和平时一样,宛如一块千年寒冰,和她对视约瑟尔只能感到彻骨的寒意。

那只幼龙双爪撑起残破的身子,想要努力爬起来。龙对着那个寒冰一样的女孩嘶吼着,似乎在向女孩抗议,又好像是想要?;ふ飧龈崭掌戳嗣;に幕品⑸倌?。艾尔莎抬头,褪去了红色的冰蓝色的眼睛仿佛有一种别样的威严。目光相交的一瞬间,那只冰霜幼龙安静了下来,往后退了两步重新趴下。它太胆小了,完全没有龙族应有的残暴,以至于面对一个比它弱小的人类都没有主动袭击的勇气。就算是强大如艾尔莎又如何?在龙炎的“焚尽”属性面前,一切物质只有被焚烧殆尽的命运。

艾尔莎慢慢蹲在约瑟尔面前,把约瑟尔冰冷乏力的四肢放平,让他躺在干燥的地面上。然后女孩的手掌轻轻地放在约瑟尔的胸口。片刻后莹蓝色的光辉亮起,约瑟尔感觉好像有一股清凉的力量在身体中流淌,像是清冽的甘泉在山间奔腾一般舒畅。身体中着起的山火被这一股甘泉熄灭,约瑟尔陶醉于这种感觉中,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约瑟尔感觉自己身上无处不在的灼烧般的痛感正在渐渐消退。他这才明白,艾尔莎是在治疗自己身上因为元素力量暴动而造成的内伤。

“好了,一个星期之内不要使用魔法,三天之内注意活动强度。以我的治疗法术水平只能帮你恢复到这种程度。你太勉强自己了,暴动的魔力在你体内留下了一处内伤,如果休息不好留下病根再次复发的话很可能要你的命?!?/p>

艾尔莎的声音仿佛有一种别样的魔力,约瑟尔顿时觉得五感清晰了起来,因为受伤而昏昏沉沉的脑袋也渐渐轻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