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一般的冰箭充斥着两人之间,难以计数的细小冰箭扑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并不慌张,拿起长剑刺入地下,随后一个金色的领域被激发了出来。能够激发领域的并不只有元素法师,拥有高阶战意的人类也能够通过对战意的控制形成“防御领域”,而也有学者认为符文法术的本质就是模仿生命以符文阵列制造“领域”。阔剑上的金色光芒形成了一个弧形屏障,这屏障仿佛是实体一般,把排山倒海般的冰箭风暴彻底阻挡在外面。

萨伦往后退了一步,拔起长剑横向跳跃离开了冰箭的范围,艾尔莎看到了这一点,扭转了风暴的方向追击那个男人。萨伦在树木后穿行,冰箭风暴以摧枯拉朽的态势破坏着周围的障碍物。萨伦绕着艾尔莎兜圈子,这场风暴一直没有办法伤到他。

“你打算就这样躲下去吗?”艾尔莎撤掉了风暴的引导,嘲讽道,“你不是名誉骑士吗?拿出应该属于你的荣耀??!”

“按照骑士的教义,对女人和孩子动手是所有人的耻辱。但是在骑士之前,我是一名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更何况,我并不认为我现在做的事情是错的?!?/p>

“嗬?!卑湫σ簧?,两个呼吸过后,水元素在她身边聚集,同时在一股强大的力量之下压缩成为拳头大小的一团,“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冰霜新星,定向引爆可以产生零下八十度的低温,你觉得你能接的下来吗?”

压缩到极致的水元素爆炸开来,一股由寒流形成的巨大墙壁以飞快的速度扑向萨伦所在的位置。如过用心观察的话,很容易发现那股寒流所形成的气浪所经过的草叶全都冻成了坚硬的冰针。这一下是无论如何不能以一般手段接下来的,就算能够不死也很难有反抗的余地。

“我还是低估你了啊?!比鬃匝宰杂锼盗艘痪?,身上的金光更烈,“战意·五段!”

五段战意,是目前已知的最高战意级别,能够稳定维持五阶战意才有可能被定为A级评级,而对于五阶战意的开发程度才是区分A级实力的人之间的标准。

“受死吧,你们要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卑谏肀吣鄢鍪嗝读矫壮さ谋?,一齐发射出去。

萨伦的眼球因为充血而变红,战意·五段很强,但是也会对身体造成非常大的负担,如果对于战意的开发和训练不到位的话很容易对身体造成无法治愈的伤害。长??焖倭?,斩出七八道纵横交叉的金色剑气,剑气和冰霜新星碰撞,爆出强大的风压。

冰矛刺破被剑气阻挡的寒流刺向那个男人,他以极快的速度移动,剑锋上金光流窜,把那些冰矛在半空之中撞碎。剑气最终吹散了那片死亡的寒流,萨伦单手握剑冲向艾尔莎。艾尔莎一惊,她着实没有想到对方能够化解自己这一次如此高密度的攻击。她迅速恢复了冷静,三堵冰墙升起,挡住了萨伦的冲锋路线。在冰墙组成的掩护后面,大量的水元素再度聚集压缩,第二发冰霜新星蓄势待发。

“你以为我会给你第二击的机会?”

话音落毕,男人的剑锋和冰墙相撞,激起迷雾般的冰屑,一条裂缝出现在冰墙的墙体上,两个呼吸之后,那堵厚实的冰墙化成了一地的碎渣。同时无数细小的炸裂声在男人的身边响起。艾尔莎在一开始引导的冰箭风暴之中掺杂了一定数量的不稳定晶核,这些不稳定晶核散落在草地各处?;痪浠八?,这片草地各处都充满了一触即爆的小炸弹。

这些东西或许可以伤到一般的士兵,但是在战意加持之下,这东西或许连约瑟尔都伤不到一分一毫,能起到一些作用的也就只有爆炸后附着在附近的人身上的能够延缓行动的冰膜了。

“这点小把戏就像阻止我?你也太小看十字军之名了吧?!蹦腥嗽谡揭獾募映窒略酒?,踩在第二面冰墙上起跳,挥??诚虬耐范?。

“五段·解?!?/p>

男人轻声说,仿佛是对胜利的宣读。他已经达到了最高的位置,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达到了最大,现在再继续维持战意已经没有必要了,只会加重身体的负担。剑尖的那一点金光携狂风下坠,以万钧之力劈向那个女孩的头顶,。

刀锋撕裂肉体的感觉并没有从剑上传来,萨伦定睛一看,一块蓝色的冰块结结实实地咬住了他的阔剑,而那块冰块之中,女孩地脸上流淌出一抹嘲弄的微笑。他知道危险要来了,但是不知危险从何而来,这个危险的女孩留了一手杀手锏,而现在看来这个杀手锏很有可能扭转战局。

他放开剑,转而抽出火铳,对空鸣枪,把那一根自天空中坠落的冰矛打了个粉碎。此刻的天空繁星点点,那并不是星星,而是千万枚在天空中悬浮着的冰矛,那些两米有余的冰矛在从高处落下的时候获得了相当大的动能,就算是自己加持战意也很难接住一下。

艾尔莎身上的冰块缓缓融化,刚刚没有完成的法术咏唱正在继续,“你在选择一个人面对法师的时候就已经输了?!?/p>

冰矛携狂风下坠,其上携带着比萨伦那一剑更盛百倍的气势。

“这不是冰霜新星?!卑凵熘?,双手四指和拇指分别交叉,“我更喜欢叫它:冰尘爆!”

寒流在一瞬间加速,变成一股凌冽的寒风吹向那个闪躲冰矛的男人。足有两指厚的冰层迅速爬满了萨伦的全身,让他变成了一个在夜风中动弹不得的白色雕像。

“有什么遗言吗?”艾尔莎化开了萨伦脑袋上的冰层,冰矛在她的控制下从萨伦身边穿过,把这具雕像钉死在了这里,“我说过,你们要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p>

“他们说的没错啊?!比住す潘顾蛑笔幼虐某嘟鹕劬?,“你体内果然寄宿着魔鬼的力量?!?/p>

“你对这股力量究竟了解什么?”艾尔莎抓住一枚冰矛,把它融成短剑的样子,“如果你说的话,我或许能给你个痛快?!?/p>

“我只是个跑腿的,我怎么会知道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我已经输了,杀了我吧,家族的高层是不会允许在关键事件上的失败的?!?/p>

“那我就如你的意?!卑盏蹲急复滔蚰歉瞿腥?。

“等一下!”约瑟尔扶着树艰难地站了起来,“艾尔莎……你不想成为他所说的恶魔对吧?!?/p>

“但是就是他们杀了我最在乎的人!”艾尔莎歇斯底里道,“我又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你很恨他们对吗?”约瑟尔缓慢靠近艾尔莎,“他们正在让你变成你最厌恶的样子,我所认识的你……根本不是这样子的!”

“停下吧,艾尔莎。我不想你成为他们所说的恶魔?!痹忌チ耸鞲傻闹С?,行走显得有些艰难,“力量不分善恶,难道不对吗?”

“但是人分好坏!”艾尔莎回头,赤金色的眼睛里仿佛能够流淌出火焰。

“你不是坏人啊……”

约瑟尔失去了最后的力气缓缓倒下,他今天夜里几个小时的光景,受过伤,还经历了大量的精神力消耗,刚刚两个人战斗的余波也或多或少对他有些影响。

他已经到极限了。

熔岩再次被寒冰所冰封,艾尔莎眼里的赤金色褪去,清澈的冰蓝色重新充满了她的眼睛。

“今天我放过你,自求多福吧?!卑呦蛟忌瓜碌姆较?。

冰层继续扩散,马上就要盖住萨伦·古斯塔夫的脸庞,“那股力量是真正的魔鬼,它会摧毁你所拥有的一切,到那时候这个世界也会陷入灾难当中?!?/p>

“力量不分善恶?!卑稍忌母觳泊钤谧约旱募绨蛏?,用自己的身体负担着约瑟尔的重量。

“命运的轮盘已经开始转动了?!比姿?,他的脸上的大部分已经被冰层覆盖,“我们都是轮盘上的骰子,我们都无法逃……”

“我最讨厌别人和我说命运?!卑言忌母觳餐纤土怂?,好在自己不算是那种特别柔弱的女孩儿,还是可以勉强扛起来约瑟尔的,“走吧,约瑟尔,今天多谢你?!?/p>

 

武器工坊的门被推开,里面的成品武器都被销售殆尽,只剩下几件没有卖出去的孤零零地摆在那里??囱诱饫锏闹魅艘丫肟撕靡欢问奔淞?。

“艾尔弗雷德·威尔海姆。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卑咨缫碌哪腥烁呱档?,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面回荡,显得有些寂寞。

“精炼炉里面的灰烬是今天的?!蹦腥怂档?,“谁会在逃跑的当天使用精炼炉呢?”

“别动?!卑ダ椎麓右跤爸邢稚?,手里握着一把转轮手枪,黑洞洞的枪口隐没在灯光照不到的黑暗中盯着那个男人,“我想队长一定没想到你会来劝我们重回十字军。你这样做对得起他吗?”

“不存在对得起与对不起,我是一名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受到了召唤,所以我必须回应!”

“就算是他们让你做的事情是错的也无所谓?”艾尔弗雷德把手枪的击锤扳了下来,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哒声。

“你我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应该都很清楚这世界上根本没有对错善恶,只有利益与否。而作为一名士兵,一名骑士,应该以服从上级命令为优先?!?/p>

“你还记得你是一名骑士?那你不要忘了,你在成为一名士兵之前,你是一名骑士,如果身为骑士不能坚持自己的信仰和荣耀,那么你根本配不上骑士之名?!?/p>

“骑士之名吗?”男人轻笑了两声,“我早就配不上了,所以说我现在只是一名军人,该死的教皇的走狗。好了,艾尔弗雷德,你的答复究竟是什么?”

“你现在做的事情,很有可能导致成千上万无辜的人死去。而我的荣耀不允许我为了满足少数人的利益去做危害大多数人的事情?!卑ダ椎滤?,“从你看见我手里握着的东西的那一刻起,你应该很清楚我的答复了吧?!?/p>

“那不是你的成名之作吗?‘炼金转轮·惩罚者’.50口径,发射特制的炼金子弹,弹容量六发。被称为完美复制地精机械的作品,之后你的炼金转轮的每一代作品都被疯狂抢购,出了教廷和老威廉以外又有谁知道一代炼金大师竟然在这里开地下赌???”男人摘下帽子,露出苍白的头发面对着艾尔弗雷德,“你是个炼金师,并不是一名战士,就算你持枪,我也有把握拿下你?!?/p>

“虽然我只是一名炼金师,但是在那之前,我是一名骑士。而骑士,必须有属于自己的荣耀?!卑ダ椎掳咽种阜沤税饣と?,“罗德,我真的没想到会使你来劝我们回去?!?/p>

“你要审判我吗?审判我对你们的背叛?”罗德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说道,“那么来吧,我也痛恨现在的我自己,死亡或许能给我解脱?!?/p>

“不,除了威廉,没有人能有资格审判你?!卑ダ椎掳亚箍诙宰剂俗约旱奶粞?,“但是我有办法让你的上级计划泡汤,你们永远别想知道威廉去哪了?!?/p>

暴雷一般的枪声响起,子弹贯穿了这个退役老兵的脑袋,带出了大量的猩红色血液,血滴溅在那座军用精炼炉上,碎成细碎的小血珠弥散在空气之中。血液沾在白色的风衣上,立刻晕散成一片片的血斑。

 “艾尔,你以为我想配合他们吗?”罗德看着那个倒下的自己曾经的战友自言自语道,“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我多希望你能杀了我,这样的话我就能解脱了?!?/p>

“罗德里克上校,您没事吧?!绷礁鐾┳虐追缫碌氖志辶私?。

罗德显得很冷静,他已经猜到了结果,“告诉上面,任务失败,目标自杀了,事发突然,我没来得及阻止。另外,联系最近的火葬场,我要把他的骨灰带回去安葬?!?/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