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尔推开旅馆房间的门,艾尔莎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兴致勃勃地打理着自己的头发。马尾辫和猎装格外的合适——是艾尔莎天生丽质也说不定。总之艾尔莎把这套约瑟尔选的猎装,穿出了一丝英气,如果不是那微微隆起的胸脯的话约瑟尔真的会觉得那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小伙子。

“怎么样,会不会觉得我很帅?”

“嗯。如果你把胸勒下去的话我会觉得你是个男人?!痹忌诔鲆桓比险娴难铀档?。

“你可真笨?!卑直鼐镒抛?,装作有点生气的样子。

“我就算笨,也不是个傻子。以防万一,咱们快去快回,我总觉得这附近有十字军的人?!?/p>

“如果我是他们的话,肯定不会放过附近的城镇的。小心为上,但是也不能过度谨慎,这样的话反而容易引起注意?!?/p>

“说的也是?!痹忌限蔚匦α诵?,“我今天有点太敏感了?!?/p>

艾尔莎转了一圈说:“你看我,你觉得那些人能够再见到我地第一时间认出来我吗?”

“我觉得不一定?!痹忌恢皇帜笞畔掳?,“这么漂亮的女孩可不多见?!?/p>

“看来你确实不傻?!卑瓶?,“走吧,天都快黑了?!?/p>

约瑟尔跟在艾尔莎身后,好像在照看一只刚出笼的鸟。从离开酒馆算起刚刚不到半个月的功夫却发生了很多事儿。现在回想起来,那天晚上的巧合或许真的是上天的眷顾,给他原本单调的旅程添不少跌宕起伏的乐章。他还怀疑过自己那天晚上所做的决定到底对不对,但是现在看来,如果当时没有救下艾尔莎的话他现在反而会后悔。

约瑟尔看着艾尔莎的背影,感觉仿佛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种感觉若隐若现,刺激着他更深层的东西。但是约瑟尔又不能理解那究竟是什么,他明明非常确定自己是第一次见艾尔莎。约瑟尔的太阳穴微微刺痛,眼前好像出现了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

“怎么了?”                      

“没什么,头稍微有点痛,可能是没有休息好?!痹忌嗔巳嗵粞?,“吃过饭我们赶快回去吧?!?/p>

 “那家餐厅看上去不错?!卑噶酥覆辉洞Φ囊患艺信苹刮戳疗鸬男〔吞?,“咱们去那里怎么样?”

那是间颇为简陋的餐厅,门口的招牌和百叶窗虽然已经泛黄,但总算整洁。这种破败与秩序微妙的平恒暗示着这种餐厅价格应该不会太高,约瑟尔也负担得起。他得做好预算,如果到旅程的后半段盘缠不够那就不好办了。约瑟尔还在犹豫,艾尔莎已经推门进去了。约瑟尔只能跟了进去。

“打扰了?!迸⒕吨弊呦虿凸萆畲?,选了张灯下的桌子入座。 “新面孔,两位是外地来的?”老板正在擦拭着吧台上的玻璃杯,是个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人,看上去很和蔼??醇锌腿死戳税咽掷锏幕罴品畔?,拿出菜单递了上去?!跋胍吹闶裁??晚餐还是点心?”

“老板,我们打猎的时候迷路了,在森林里耽误了几天?!痹忌?,“镇子上出了什么大事没有?”

“你们这种猎人啊,在野外还是要小心一点儿,据说这几天附近的林子里出现了高阶魔物,十字军的人都过来封路搜查了?!崩习寮窍铝税愕牟似肺抟饧渌底??!熬驮诔潜?,据说已经有人遇害了。十字军来的时候开了好几辆泰伦斯重机来,当时可把我们吓坏了,还以为这边出了什么大事儿呢?!?/p>

太巧了。十字军封路的时间和他们两个离开永夜湖的时间差不多,约瑟尔觉得高阶魔物是十字军方面的托辞,封路应该是想要阻止艾尔莎抵达奥克尔顿公国境内。

约瑟尔点了一份炒饭,然后把菜单递了回去。他其实想喝点酒的,但是艾尔莎在这他又不敢,害怕喝醉了闹出来乱子。老板的手艺很娴熟,约瑟尔想到了威廉大叔的小酒馆,以前自己有空闲的时候经常在楼下大堂帮忙。威廉大叔很少找别人,只有几个镇上的孩子来打零工的时候才会让那个酒馆里面多一点人气。

约瑟尔出门已经半个月,也不知道大叔去哪里了,有没有被十字军找到。虽然他有点想莉雅姐,但是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莉雅,他很清楚拥有天然的风元素亲和的她能够在任何危险的地方来去自如。

“怎么了?想家了?”

“嗯,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p>

“也许他们现在也在担心你?!卑蝗谎沟土松羲?,“你不觉得奇怪吗?关于‘高阶魔物’的事情?!?/p>

“回去再说。我觉得咱们还是尽快动身回去比较好,免得家里人担心?!?约瑟尔咽下最后一口炒面,起身结账。

艾尔莎明白了约瑟尔的意思,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要不然今天我们收拾收拾明天启程?”

“只不过可能得绕路了?!?/p>

 “十字军应该已经封锁了周围的区域?!卑?,“接下来的路我们可能会非常难走?!?/p>

“我知道,所以我们的尽快动身,我去铁匠铺挂加急,想办法在晚上之前把武器拿回来,我们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p>

他和艾尔莎在旅馆门口分别,转身前往武器店。街上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了,但只亮一边,灯光照在神色匆忙的路人脸上,照在等待他们归来的门沿下。哪里的灯光都是一样的,对有家可回的人来说?!罢饫镂淦鞯甑暮竺媸遣皇蔷乒??”他等店员递来自己的剑时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店员一愣,摇摇头回答说不。约瑟尔没再说话,接过剑转身离开。

 “我回来的时候听说又有一队十字军骑着轻型机车来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夜里动身比较好?!?/p>

“那咱们这就走?”艾尔莎已经收拾好了两个背包,里面装满了干粮和换洗衣物,她也把约瑟尔给她准备的软甲给穿在了猎装里面。这种细金属丝和棉线混合纺织而成的轻型护甲能够抵御很多不必要的小伤害而且重量要远比一般的护甲要轻?!岸魑乙丫帐昂昧??!?/p>

“不准备再去吃点东西吗?开始赶路的话就没机会好好吃饭了?!?/p>

“也好,吃过饭街上的人比较多,扎进人堆里更稳妥?!卑岩丫闷鸬谋嘲匦路呕亓舜采?,“走吧,咱们尽量快点儿?!?/p>

约瑟尔没有再去上次的那家小餐厅,而是选了一家比较热闹的酒馆,里面人挺多的,显得有些嘈杂。约瑟尔并不是喜欢热闹,但是他还是觉得这种比较热闹的地方不容易引人注目。

“蛋包饭,谢谢?!卑缘煤苡欣衩驳匕巡说サ莞陶?。

“小兄弟,你准备来点儿什么?”侍者是个干净整洁的大男孩,“要不要试试我们这里的特色菜?”

“不用了,三明治就行?!痹忌隼匆幻兑曳旁诓说ド细陶?,“再给我来杯啤酒?!?/p>

“怎么想起来要喝酒了?”艾尔莎的表现有点诧异。

“下次再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p>

“鸡尾酒,血腥玛丽,谢谢?!?/p>

约瑟尔好奇地看着艾尔莎。

“怎么了?”艾尔莎也歪着头盯着约瑟尔,“女生喝酒很奇怪?”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鸡尾酒的?”约瑟尔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里有Spirtus?!卑戳丝垂裉ê竺娴木萍芩?,“那是一种烈性酒,酒精浓度高达百分之九十六,只能用作调制鸡尾酒的基酒来用。在艾萨半岛,大部分酒馆都有‘只要谁能一口气喝完一杯Spirytus酒,然后走一段直线的路而不显醉意,这杯酒就不要钱?!墓娑??!?/p>

约瑟尔这才想起来艾尔莎从血统上来讲是北方人,艾萨半岛和北方诸岛一起并称为“雪之国度”,常年被冰雪覆盖,据说安德烈公国的汉子们冬天没有火炉的话就靠烈酒取暖。

“两位,”侍者把酒杯和盘子从托盘里端了下来,“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但是约会的话最好不要挑在这种地方,这种地方很容易出现意外的?!?/p>

“我们不是约会?!痹忌械戕限?,“只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提醒?!?/p>

艾尔莎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然后用勺子切开蛋包饭,蛋包饭里面的米饭配着肉粒炒得金黄,显得相当诱人。

“怎么样?”约瑟尔咬了一口三明治问道。

“还好吧,做的还不错?!卑?,“你要不要尝尝这个酒?”

约瑟尔摇了摇头,因为他一向很讨厌那种所谓的“鸡尾酒”。他觉得把酒和其他奇奇怪怪的饮料倒在一起很奇怪。他拿起了啤酒杯灌了一大口。然后开始啃着自己的三明治。

“嘿,这位小姐。能请你喝杯酒吗?”艾尔莎刚刚把最后一勺饭送进嘴里,一个钉着耳环的男人来到了两个人的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