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木门在凯恩面前缓缓合上,但他并没有休息。在大部分士兵的眼里,他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能够担任这个职位全靠家族内部的运作,以免他晚年在炉火旁连个徐昂扬的故事都没法给自己的儿孙讲出来??墒呛暾庵纸苹囊笆蘧退闼ダ系窖莱萃崖?,毛发稀疏也不会丢失它的本性??魈?,混浊的眼眸里映出漆黑的天穹。月光照亮了南方的天空中悬浮的巨大的黑色野兽,那是乌云。在魔物离开这座城市之后这个东西便接踵而至,浓厚的黑色云层预兆着一场暴雨。暴雨能够洗去城墙上的血迹,能洗去空气中刺鼻的硫磺味,也能洗去魔物来过的痕迹。但是战争却牢牢盘踞在阿尔达姆阵地,像是难缠的饿鬼一般久久不散?!翱囱?,又是一场风暴正在酝酿呐?!?/p>

凯恩自言自语道,眼睛里闪过敏锐而又狡黠的光。

“幽灵”站在阿尔达姆山麓,远远地眺望远方的炮火。他回来了,因为这里还有些重要的东西等着他去调查。这座城市的地下埋藏了太多的秘密,就像是诱惑着人们去触摸的潘多拉魔盒,一旦解除那盒子上的最后一道封印,涌出来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灾难。再坚实的封印终会脱落,再坚固的牢笼终会腐朽,只有笼中的东西永生不灭。山风过境,带着湿润的空气在绿茵茵的草地上荡漾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浪,下一刻“幽灵”带着一丝苦笑消失,只剩下被风摇晃的无数绿草。

宪兵吹着刺耳的哨声走过大街小巷,哨声是戒严解除的信号。戒严期间,无论男女老少,所有的平民必须保证自己能够快速离开居所进行疏散和撤退。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座狼群来的太凶猛,谢尔德烈和凯恩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防守住座狼群的进攻。警备部在谢尔德烈少校的授意下发布了临时戒严。

最初修建阿尔达姆阵地的时候,人们从阿尔达姆山上开采了大量的石块。边防军就利用开采石块在山体内部产生的空腔,在里面构筑钢筋网架并且浇筑混凝土,把这曾经的矿洞做成了三个巨大的庇护所。根据拾荒部的测算,这个庇护所的防御能力虽阿尔达姆阵地的城墙,但撇开五六米厚的钢筋混凝土墙壁不谈,光是其混合金属大门的强度足以正面承受最大口径的红汞火炮的炮群的射击。毕竟这庇护所,是为了阿尔达姆阵地失守以后疏散平民所建的?;痪浠八?,它是为了处理破城这种级别的浩劫所准备的“诺亚方舟”。如果真的动用这里疏散民众,那阿尔达姆阵地和失守又有什么区别?

士兵们围在一起稍作休息,聊聊刚才的战斗,谈谈圣城的局势,然后扛着火铳往营区进发,剩下的几名士兵打着哈欠回到岗亭里。夜色里亮起几点火光,片刻之后几只香烟缓缓燃起,升起袅袅烟气。远处的乌云中依稀能看到白色的闪电,片刻之后传来隆隆的雷声??掌苍嚼丛匠笔?,闷让人喘不过来气。

  一个中年男人推开门谨慎地走进会议室,奢华的装潢令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墙壁用的是永恒之森近郊上好的橡木。地毯则是由北方白狐的毛皮拼接而成。墙壁上挂满了世界各地的名画,随随便便拿起一个花瓶都是有着上千年历史的艺术品。无所不用其极的奢侈彰显着这座会议室的规格——它的前身是坐落在圣城阿斯加德中心的圣殿。毫不客气的说,男子面前围坐在会议桌一圈的这群人,就是世界的中心,而男子自己也即将成为他们的同伴,想到这,男人悄悄地紧紧领结,收起初来乍到的怯懦,迈开了步子走向桌旁空着的座位,那里从今天起就成为他的一部分。

“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弊诔ぷ谰⊥返陌着勰腥嘶夯嚎?,“昨天阿尔达姆阵地遭受魔物的攻击,事发突然,承受攻击的阵地的指挥官谢尔德烈少校整理出了战斗报告?!?/p>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打开了前面的战斗报告,直接翻到最后看结果。

“所以,现在第五次大暴动已经开始了?!?/p>

坐在白衣右手边第三个座位的边财政部长起身说道:“教皇殿下,我们是不是需要再讨论一下这件事,这次魔物袭击的情况还不明朗,而且距离上一次暴动只有短短四十年。一旦进入紧急情况,必然会引起民众恐慌,其所产生的一系列附属效应可能会持续数年?!?/p>

他对面的军需部长补充道:“上一次大暴动已经导致了大陆东西方势力的分裂,我很担心如果我们进入战备状态的话,‘龙’会不会有所动作?!?/p>

龙是东方十七诸国的代名词,因为他们都以东方的龙蛟作为图腾,所以被“这边”的人以龍代称。其前身是东方的盘龙帝国,在破晓之战中战败而解体,陆续分裂成了十七个大大小小的国家。这十七国无一例外都在破晓之战之后签订了无限期的和平条约,但是也都在破晓之战后的五百年内陆陆续续脱离了教廷,组成了一个新的国家联盟——东方国家联盟。

“条约存在的意义就是被撕毁,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虽然我们在军事方面能够碾压龙,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同时面对龙和无尽荒原,我们的处境无疑会很艰难?!?/p>

“谁也没有把握龙一定会对我们有所行动?!彼祷暗娜舜乓桓隹淌醋帕⑿钦蟮慕渲?,他是叶尼塞家族执行者,阿德里安·冯·叶尼塞,叶尼塞越过身旁古斯塔夫的面孔,用肯定的语气向教皇建议“我认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处理好无尽荒原对我们的威胁?!?/p>

“这一点确实是要考虑的?!惫潘顾蚣易逯葱姓咚?,“只有教廷才能带给我们这个世界和平,龙无论是在一千年以前还是现在都是这片大陆最为危险的不安定因素?!?/p>

“安东尼奥·古斯塔夫先生?!卑驴硕偌易逯葱姓卟α瞬ψ约核砍癜愕慕鹕贩?,“您难道忘了天启骑士团的教义吗?生而平等,和平方能永存?!?/p>

“我们不能冒险,必须考虑到有可能产生的危险后果?!?/p>

“但是也要考虑到危险行为产生的后果?!?/p>

“我们也反对和龙保持敌对态度?!卑驳铝壹易逯葱腥讼瓤纯唇袒?,然后把目光投向对面的叶尼塞,“就我们目前和龙的交流来看,龙善战但并不好战。何况作为十七个国家的联合体,想要发动足以威胁我们的战争并不容易,而且如果真的攻势来袭,最先遭受波及的应该是位于北方半岛的叶尼塞公国和位于塔斯利克平原的奥克尔顿家族,既然这紧邻龙的两位都表示不需要考虑其危险性,那我们可以认为至少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魔兽的暴动并不单单针对某些公国或地区,以宗教信仰也未必有关联——恕我冒昧,教皇阁下,所以只要利用好这次暴动,龙甚至能够在某种程度上与我们握手言和?!?/p>

“那么诸君准备怎么对付无尽荒原的魔物暴动?”

安东尼奥提出自己的见解:“封锁消息是必要的,但是战争的消息迟早要流露出去,我们要在消息传出之前做好最充分的准备?!?/p>

“叶尼塞家族愿意提供符文傀儡来协助城防军?!?/p>

“安德烈公国为国境内响应征召的士兵们配置了全套的武器和符文装甲,已经分批派往阿尔达姆阵地?!卑驳铝壹易逯葱腥怂?,“安德烈公国最不缺的就是勇敢的士兵?!?/p>

“来到这里之前,我受到了家主的委托?!卑驴硕偌易逯葱姓吣贸隽艘环萸┦鸷玫奈募?,“家主表示希望亲率银色之剑骑士团前往阿尔达姆阵地支援战斗?!?/p>

 “银色之剑是地方领主武装,出战阿尔达姆阵地不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家族已经同意了家主的请求,奥克尔顿家族将会支持我所做的决定?!卑驴硕偌易逯葱姓咚?。

“银色之?;嵛⒍锬返氖匚拦毕壮鲎约旱牧α??!苯袒仕?,“允许银色之剑作为守备军的军事顾问进入阿尔达姆阵地。但除非万不得已不能作战”教皇挥手叫来助理,“你和各家族代表准备手续吧,照我刚才的意思来?!?/p>

“前线作战必然伴随着战争耗材的大量消耗?!贝淼纳碛按用藕笙?,军需部长开始陈述自己的观点,“我认为我们应该考虑增加军事预算,并且采购各种武器以应对来袭的魔物?!?/p>

“这个是有必要的?!卑捕岚滤档?,“我们要做好前线战士们的后勤补给才能让他们安心作战?!?/p>

“那就这样,配给战争预算你们不必吝啬。如果各位没有异议的话,散会吧?!?/p>

“凯文老弟?会议结果怎么样?!奔驴硕俚闹葱腥舜踊嵋槭业拇竺懦隼?,男人便走向前去询问情况。

“不出我们所料,古斯塔夫家族靠着这次魔物暴动做文章要求增加军费,好家伙,这帮家伙有结结实实赚了一笔?!笨拿枇嗣杳?,尝试让自己看起来更有威严一点,今天因为事发突然,自己没有来得及化妆就去参加会议,只能把头发披散下来,虽然显得有些随便,但是总好比用自己这张堪称秀美的脸去面对这么严肃的会议,“教皇竟然同意了银色之剑前往阿尔达姆阵地,这倒是让我很意外?!?/p>

“那个地方不是应该藏着些什么吗?为什么他们还愿意放我们进去?”

“高文,你还是太不了解这帮老狐狸了?!笨亩宰啪底酉胍诔鲆桓霰冉涎纤嗟谋砬?,“既然他们的秘密能够隐藏在一个有着二十万人口的城市里,又怎么会怕表面的调查呢?当你想要了解一个深渊的时候,就必须深入深渊才行?!?/p>

“我果然不适合分析这种政治问题呢,老弟?!备呶奶玖丝谄?,“既然已经有结果了,那么我也该回去向家主复命了?!?/p>

“听说我们失去对她的控制了。

“嗯?!备呶囊丫咽址旁诿虐咽稚?,准备离开“但是看家主不慌不忙的样子你也不必担心这些了,好自为之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