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研的本名是冗长的“阿尔达姆阵地战略资源回收与利用联合研究所”。这个部门的主要任务是回收战争遗留下来的魔晶碎块或者是高阶金属碎片,同时对这些战略资源进行综合性再开发。按理说这是个不亚于后勤部的肥差,但整个参谋部都把他们当成戏班子一眼看待,管他们叫拾荒部,由来是因为这个部门有一个奇葩的部长,所以这个研究所才落得一个“拾荒部”的外号。

拾荒部下属有两个分部,研究部和回收部,研究部是整合资源的部门,也是阿尔达姆阵地的正统科研部门。另一个是回收部,在回收部任职的,每个都是有着三年以上军龄的老兵,这个分部的所有人都有着丰富的作经验,能够从战场的各个角落回收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战利品。而这两个分部都是由老部长直接带领,这位神奇的“部长大人”不仅亲自进入战场收集各种资源,而且在炼金和符文科技上颇有建树。

能进入这个“拾荒部”的,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奇葩——因为只有奇葩才能过那位神奇的老部长的法眼。这个阵地里很大一部分人都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是什么,只知道很多人都叫他部长。

“少校?你叫我?”一个中年人从图纸里面抬起头,皱巴巴的军装包裹着他消瘦的身躯,军帽不知道被扔到哪去了——或许是被鸟窝一样凌乱的头发顶飞的也说不定。

“你怎么在这?”谢尔德烈少校端详着这个不着调的干部说。

“我一直都在这?!蹦羌一锿仆坪窈竦木灯??!坝Ω糜幸桓鲂瞧诹税??!?/p>

“我问你为什么在这?你不是应该在研究所里面吗?”谢尔德烈有些烦躁。

“不身处前沿怎么能知道哪里有好玩的战利品?”部长说,“您刚刚说是现在去回收魔晶是吧?好嘞,我这就去招呼我的那帮小家伙们,保证二十分钟把战场打扫完毕?!?/p>

谢尔德烈少校一脸嫌弃地摆摆手示意他赶快行动。

部长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路小跑离开了指挥中心。

“这样安排真的没问题吗?”谢尔德烈少校扶额。

“应该……没问题吧……”

红汞火炮在沉寂了没多久后再度轰鸣,和上一次的全覆盖式轰炸不同,这次目标集中在魔物群中那些比较突兀的家伙身上。它们缓缓迈动步子,挪动着小山一样的身躯,表面还覆盖着坚硬的树皮,上面泛着花岗岩一样的光泽和色彩。红汞硫磺炮弹在它们身边炸开,丝毫不能影响它们前进的步伐。红色的烈焰舔舐着扭曲树精那灰色的树皮,却不能阻挡它们分毫。距离太远了,在这个距离之下,红汞火炮无法做到精确射击,所以只能先清理树精身边的杀人蚁群。密集的炮火覆盖造成了不小的杀伤,每一次爆炸火光亮起都会伴随着七八只杀人蚁的死亡。但是杀人蚁并不是防守的重点,扭曲树精才是。没有扭曲树精的协助,以杀人蚁的攀爬能力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爬上城墙的。

林海把最后一只座狼踢下城楼,靠在背后的垛口上,招呼医护兵包扎自己左侧腹部的伤口。他的板甲被刚刚的座狼撕开了一道半寸宽的裂缝,板甲的破损并不大,所以应该没有伤到内脏。但是看这个出血量,恐怕伤口不会小。

“什么时候的伤?”罗斯问。

“有一会儿了,其实本来没有这么严重的?!绷趾A成懿缓每?,但是还勉强挤出来了一个笑容,“罗斯老弟,帮我个忙,把我腰包里面的一支装着红色液体的试管拿出来?!?/p>

“你别逞强了,先回去养伤吧?!甭匏顾?,“援军马上就到了,这里也不差你一个?!?/p>

“要是人人都……这么想,那么这条阵线又要由谁来坚守?”针刺一样的痛感从腹部传来,林海扭动着身子,想要在不撕裂伤口的情况下把那支药剂拿出来。

罗斯连忙制止他,替他把那支红色的试管拿了出来。那试管里装的不是别的东西,是速效恢复药剂。这种药剂本来是精通炼金术的地精一族发明的,只不过因为制作方法被人类所得到,所以人类也可以仿制制作类似的药剂。这种东西能够在饮用后快速治愈人的伤势,同时还能恢复体力。只不过因为一些未知原因,人类仿制的试剂的药效并不如地精的原产试剂强大,所以并不能彻底恢复伤势。

但是这样就够了,林海并不打算就这样回去养伤,远处还有无穷无尽的杀人蚁和如小山一般庞大的扭曲树精。不难预测,接下来城墙上的战斗会尤为激烈,所以现在还在这里站着的每位战士都显得格外重要。林海咬咬牙直起身子,伤口已经初步愈合止血,再等半分钟应该就能恢复战斗力了。

“别告诉别人?!?/p>

罗斯不太愿意,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让一让,让一让。麻烦让一让?!蓖ㄏ蛞徊愠乔降酿览锎匆桓隼辽⒌纳?。

那是拾荒部,拾荒部回收部门的成员已经登上了城楼,拖着不知名的机械?;等忌兆琶河头⒊鼍薮蟮脑胍?,带动着抽气机把遍地的魔晶粉尘和碎块吸进一个黑色的袋子里。拾荒部一向很讨厌重复性的无聊工作,所以他们创造了这种机械来快速收集魔晶碎块。

城墙上被这帮神经病一搅和,气氛一时间变得活跃起来。甚至有些刚刚经历过战斗而疲惫不堪的士兵看着这帮人笑了起来。

“喂,老部长?!绷趾=凶×四歉霾僮骰档哪腥?。

“拿去?!崩喜砍ね芬膊惶?,扔给他了一个油纸包裹。

林海嘿嘿一笑,把包裹塞进自己腰上的包里。那个包本来是用来装火铳弹药的,只不过火铳早就打空了,这个包也就空了下来。

林??醋挪辉洞γ苊苈槁榈哪锶?,试着放松自己的关节,让那些被强劲肌肉包裹的骨头发出咔啦咔啦的响声。他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一个装甲步兵团的团长,骨骼和肌肉在一瞬间达到了最佳的状态,随时可以爆发出堪比公牛的爆发力。

“老大,你没问题吧?!甭匏够故怯行┑P?。

“没事儿,这点伤还要不了我的命?!尬分埂蹦暝谧笱凼苌私鞯那榭鱿鲁迦肽锶浩瓷绷巳鲂∈?。最后如果不是因为联合战线使他得到了精灵一族的治疗,要不然他的眼睛就保不住了?!绷趾L玖艘豢谄?,“当时我见过他一面,和他比起来我还是太嫩了?!闭馕煌懦づす?,洪亮的声音响彻四周:“传我的命令,第三装甲团所有人准备火铳,不要让扭曲树精靠近我们的防线!”

魔物的阵线正在缓慢推进,杀人蚁依靠着扭曲树精庞大的身体抵御红汞火炮致命的炮火。随着阵线不断前进,红汞炮弹渐渐开始发挥真正的威力。越来越多的树精暴露出里面脆弱的树干。它们的魔晶就隐没在那片灰黄色的树干里面。不断有扭曲树精在炮火的洗礼下死亡,化作一团没有生机不断燃烧的树干。杀人蚁踏过这些分布在战场上的树干,用血红色的眼睛盯着远处的城墙。

火枪手开始了新一轮的射击,杀人蚁不像是座狼,它们的体表覆盖着坚硬的几丁质甲壳?;痫ピ谡飧鼍嗬肷虾苣讯运斐芍旅?,只能略微削弱它们的战斗力。二层城墙上的废弃火铳堆成了一座小山,连续的高强度射击快速消耗着这种冷青铜火器的寿命。纵然锻造枪管的冷青铜导热性能良好,但是上面还是因为反复加热冷却而爬满了细密的裂纹。

几只扭曲树精突然放慢了速度,作为双手的树枝高举,向着二层阵线发射出大量尖锐的木矛。

“隐蔽!隐蔽!”

二层上骚乱起来,火枪手和搬运弹药的后勤部成员躲在城墙的城垛后面躲避这飞射而来的木矛。有几名来不及躲避的搬运工被木矛刺中,下一刻木矛上生出许多尖利的木刺。这木刺直接从内部撕裂被击中者的内脏,带着出大量的血液刺破皮肤。仿佛是一株来自地狱的荆棘 一层平台也受到这次射击的波及,只不过这些经验丰富的战士们及时躲到了城垛的后面,并没有出现伤亡。拾荒部只用了十分钟就打扫完了战场,刚刚退回了城墙内部。现在一层平台上只有密密麻麻的装甲步兵。增援部队源源不断地抵达,现在已经有八个标准装甲步兵团在一层就位。除此之外,还有六个装甲步兵团正在赶来的路上,两个新兵团在后勤补给线待命。但是大多数人的心里都没有底,扭曲树精刚才的射击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守备人员的士气。面对拥有这种程度攻击力的魔物,又有谁能够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