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团长上前踏出一大步,阔剑的尖峰跟着脚的动作在空中画出巨大的剑圈,把这些凶猛的魔物被一分为二,落到地上变成无数细小的魔晶碎块。这一剑仿佛是个信号,一层城墙上的枪声渐渐消失,剑鞘与剑锋摩擦发出的摩擦声成为战场的主节奏。城墙的一层在激战,二层的火枪手在高频率射击以缓解一层士兵的压力。三层的红汞火炮炮管因为连续射击而微微泛红,后勤部的人把一桶又一桶的水浇到了炮管上,用水带走积蓄在冷钢炮管上的热量,变成一片朦胧的水蒸气逸散在血腥味渐浓的空气里。

城墙第一层的情况并不乐观,捍卫第一层阵线的第三装甲步兵团已经开始出现减员。座凭借着族群狩猎的本能,不断的分割、包围,很多没有经验的新兵都伤在座狼的偷袭和围攻之下。魔兽的攻势稍有减弱,趁着这个机会,许多战士和后方赶来的医护人员一起转移伤员,把他们放在阵线前沿就等于把他们送上了绝路,而且鲜血和哀鸣很可能会激发出座狼的嗜血凶性。人类需要的不仅仅是胜利,需要的还有这些的士兵们,这些活生生完完整整的小伙子们。

“长官第一装甲步兵团来了!”他的副官紧贴着他的耳朵说。

林?;咏:嵴?,然后往回退了两步并护住这个人的背后:“第一装甲步兵团?那不是塔吉克中尉的部队吗?怎么这个时候才集结完毕?”

“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我刚刚看到的是第一装甲步兵团的旗帜?!?/p>

“不要张扬?!绷趾5蜕?,但是转身大声说道:“全体人员注意,所有人收缩战线。两人或者三人一组和它们周旋,尽可能减少战斗损失?!?/p>

塔吉克中尉的部队来的很是时候,但是这个消息现在却不能让城墙上的部队知道。这是个好消息,但对那些没有充分实战经验的新兵而言,无疑会一定程度上让他们松懈。阿尔达姆阵地第三阵地有十五公里长,本来应该由八个装甲步兵团来分段驻守,目前就位的只有第三、第五、第六和第十二装甲步兵团。平均下来每个人把守将近五十米长的阵线,一丝一毫的懈怠都会让第一层战线不攻自破。

座狼还在源源不断涌上城墙,石砖上刻蚀的符文凹槽因为填充了鲜血而显得分外狰狞,原本清新的空气也因为这血腥味和硫磺味而变得令人作呕。远处的大地泛起灰黄色——那是无尽荒本来的色彩。黑色的浪潮从远处开始消失,战况正在向着乐观的情况发展,魔物的这一波进攻已经是强弩之末。几个驻扎点距离城墙比较近的步兵团已经集结完毕,向着城墙开拔。在所有援兵抵达之后,这里将会成为一座真正的钢铁要塞。

指挥中心内,凯恩放下传令兵送来的报告, 询问自己身旁的参谋团:“谢尔德烈少校呢?还没有联系到吗?!?/p>

“没有,谢尔德烈少?;姑挥辛滴颐?。车载通讯水晶也似乎因为受到了干扰而没有办法正常接通?!?/p>

凯恩神情严肃地点点头,按说谢尔德烈知道如果这里没有他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他还没有出现。以他的性格,肯定遇到了什么更重要的事情。但是又有什么事情比防守城墙更重要呢?

比防守城墙更重要的事情……凯恩缓缓地摩挲着戒指上的纹章,他的瞳孔因为惊惧而微微放大。如果他的推断没有错的话,谢尔德烈一定在那里,因为只有那里的事情比城墙的守备更为重要。

凯恩猛然起身,大步流星地朝指挥室的大门走去,他必须去证实自己的猜想。魔物现在就在城下,所以谢尔德烈绝对不能出事。

“顾问大人,您去哪里?战斗还……”

“我去找少校。这一波攻击的结果已成定局,之后的事你们就能解决?!彼芬膊换?,径直推开作战指挥大厅的门向着指挥所外围走去。下一秒,泰伦斯重机尖锐的刹车声从窗外传来,凯恩抢在谢尔德烈之前拉开大门。少校被眼前盛怒的顾问吓了一跳,急忙拉下帽檐抵挡凯恩即将爆发的怒气。

“你到哪里去了?你身为阿尔达姆阵地指挥官,战斗都快结束了才赶到指挥中心?连福尔松地动作都比你麻利?!鄙艋氐丛谥富硬康那疤?,整个前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这两个人。人们很快地认出了谢尔德烈,开始转移自己的目光??饕簿醯迷谡饫镅党饧易逋肀灿行┎煌?,压低声音说道:“过来?!绷礁鋈艘磺耙缓蟠┕ヌ莸览吹搅丝鞯陌旃?,沉重的红色的木门发出一声闷响,大厅又被前方战线传来的情报淹没了。

谢尔德烈见凯恩关紧了大门,解开了自己的军装扔在一边。露出了自己的贴身软甲,在银色的软甲上,小臂处一片猩红十分惹眼。

“你受伤了?谁干的?”

“双色瞳半精灵,‘幽灵’。他伪装成押车的军官混进来了?!?/p>

“我大概猜到了,他的目的是什么?”

“不清楚,这一次他劫走了六名半精灵。我觉得如果他只是为了救援那些东西,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混进来。他应该是知道了我们正在进行的东西?!?/p>

凯恩脸色一寒。

谢尔德烈接着说:“然后我去研究所加派了人手。但是“幽灵”的渗透能力太强了,我估计光靠那些守卫不一定能挡住他?!?/p>

“我对他了解并不多?!?/p>

谢尔德烈叹了一口气:“身为半精灵,他的身体机能却能和我势均力敌。虽然我们的身体素质差不多,但是他能够熟练运用‘秘法:瞬身’,在一对一作战中我占不到优势?!?/p>

凯恩又叹了一口气:“我们研究的东西,连半精灵都开始感兴趣了吗?”

“我觉得他应该是被血祭吸引过来的,他应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的地下藏了什么东西?!?/p>

“确实有这个可能性,毕竟那些东西是血祭的材料,如果他知道,那么应该不会坐视不管?!?/p>

“这也是问题所在?!毙欢铝艺驹诼涞卮扒翱醋旁斗浇ソハ舻呐诨?,那是因为魔物潮流的末端已经越过了红汞火炮的火力覆盖区,这也是这一波攻势即将结束的标志?!叭绻鞑檠?,那么他势必要想办法摸近我们的地下研究所。一旦被他摸进去,那么我们再想要藏住里面的秘密可就难了。我想,”幽灵”背后的那个势力一定会对这个东西非常感兴趣?!?/p>

远处城墙上面的枪声传到这边已经变得很微弱,办公室里一片沉寂,凯恩的眉头拧成一股麻花,而谢尔德烈少校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良久,凯恩缓缓吐出一句话:“研究所里的东西,是绝对不能公诸于世的,就算是阿尔达姆阵地失守,也不能让那里面隐藏的东西见到阳光?!?/p>

谢尔德烈借着玻璃的反光瞥了凯恩一眼,那个狡猾的老头子似乎也没了主意。但他不怪凯恩,这里面的东西太重要了,从某种意义上讲,古斯塔夫家族的崛起和这东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这东西不可能被这个世界所认同,如果曝光,古斯塔夫家族很可能成为整个人类社会的敌人。

“那我这就下令彻底封闭那座设施,等到风头过了再说?!?/p>

“你自己处理吧?!笨魉踉谏撤⒗?,显出十足的颓态,“指挥部那边不能没有你,你快点过去吧,我太累了,想休息一会?!?/p>

“好,我先走了?!?/p>

猛然间,窗外火光大作,红汞火炮再度轰响。谢尔德烈回头,落地窗那边的城墙上再度被炮火映成红色。

“顾问大人!魔物第二波攻击来了!”

谢尔德烈少校三步做两步,推开门冲向指挥中心。

“怎么回事?”

  “刚刚收到城墙的报告说魔物发动了第二波攻势。以杀人蚁为主力,其中还混编着扭曲树精?!?/p>

  “现在卫戍部队都到齐了吗?”

  “只有六个装甲步兵团前来报到。其中的三个刚刚经历了第一波进攻,战损不是很乐观?!辈文贝踊忱锏莩霰ǜ?。

  谢尔德烈接过报告快速扫视,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剩下的几个装甲步兵团都离城墙比较远,而且都是携带重型装甲的重甲步兵团,前不久收到指令,刚刚才集合完毕开拔前往城墙。估计等到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城墙上的守军至少减员三分之一。

  “数量呢?我需要知道这些东西的大致数量?!?/p>

“因为这一波魔物移动速度比较慢,所以现在距离城墙还比较远,哨所得到的情报非常有限。因此只能估算出大致规模和抵达时间?!?

 “传令下去,通知除了新兵团以外剩下的所有没有报道的部队,丢弃火铳和弹药,只携带冷兵器和铠甲。用最快的速度增援城墙区域?!毙欢铝疑傩Q杆僮龀隽伺卸?,“另外,联系收研,在两波魔物攻击的间隔回收魔晶碎片和魔晶粉尘?!?/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