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勤部的人在哪?我们需要弹药,我们身上带的弹药只有一个基数!”身处二层阵地的火枪部队的指挥官大声说。

第三层阵地上传来同样的吼声,炮兵部队的指挥官在上面歇斯底里:“不知道!魔物都快抵达有效射程了,我们火炮部队还没有弹药来装填射击!”

“骑士团呢?骑士团在哪里?为什么现在一层阵地还在空着?火枪手部队需要掩护!”

“第三装甲步兵团正在赶来!预计还有半分钟抵达!”哨兵回应。

魔物正在逼近,人类这边的城墙上的吼声此起彼伏,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指挥官没有了音讯,他们缺乏一个强而有力的人指挥他们作战。

阿尔达姆阵地指挥所。

“塔吉克中尉,这里的情况通知谢尔德烈少校了吗?”说话的是一位头发胡子花白的老人,慈祥中又透着一股威严。他可不是一般人,他是这座要塞的总防卫顾问——凯恩.古斯塔夫。

“我已经派人联络了,接收讯息的是谢尔德烈少校的司机,他说少校先生正在处理一些事情,等到处理完之后就会回复我们。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回应?!彼酥形径倭硕?,“城楼回报,魔物潮预计还有五分钟抵达城下,我们现在还没有联系到少校先生。我们要怎么办?”

“这小子又在挣外快了,家族给他的年金不够花吗?!笨髁成惶每?,“吩咐下去,一旦魔物进入我们的红汞火炮的射程就立刻开火,不要犹豫也不要担心后勤保障,现在少校不能及时履行自己的使命,按照教廷任命书,由我暂时代替阿尔达姆阵地指挥官的职位?!?/p>

“明白,指挥官?!蹦昵岬纳衔舅低?,行了一个军礼便离开了这间精致的办公室。

凯恩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传讯水晶,给里面注入战意。这是一种特殊的魔法器具,能够在建立链接的两块水晶之间进行语音交流。

“给我接后勤部?!笨鞯蜕?。

“明白了,顾问大人?!苯酉咴蹦潜呤歉雠⒌纳?。

凯恩只是等了几秒,通讯水晶就传来了一个男人慵懒的声音。

“顾问大人,怎么了?”

凯恩不难想象,通讯水晶那头的那个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正穿着睡衣,打着哈欠接收自己的消息。

怒火一时间喷发出来,凯恩对着通讯水晶咆哮到:“福尔松你的耳朵被你的脂肪堵住了吗?魔物都快到城楼下面了,你还他妈的在这里睡觉?”

“魔……魔……魔物进攻?来的这么快吗?”

通讯水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那个死胖子肯定因为惊吓把水晶摔到了地上。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给我把红汞硫磺火药给我运到城墙上。要不然我就把你扒光了砸到城楼底下去!”

“顾问大人息怒,息怒,我明白了,这就去办,三分钟之内………”

凯恩掐断了通讯,随手把通讯水晶扔进了抽屉。他深呼吸调整心情,不得不说,他刚刚有点失态,作为一个半只脚已经迈进棺材的老头子,他不应该如此这般。但是就算他觉得自己不该如此暴躁,也不影响他把后勤胖子扔到城楼底下去。这就是他的作风,二十年前,他就是靠着这样的强硬作范在军界驰骋的。

话又说回来,谢尔德烈现在到底在哪里?阿尔达姆阵地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攻破的,这一点那个家伙比谁都清楚。这里隐藏着家族斥以巨资的项目。如果失守,带给家族的可不仅仅是经济损失这么简单。如果这里地下进行的研究曝光的话,很可能动摇到整个家族的根基所在。 

远处的城墙上亮起一片火光,随即传来隆隆的炮响。炮弹如同火流星一般飞向城下的魔物群,威力巨大的红汞硫磺炸药给那不断蔓延的黑色潮水点缀上了一抹亮色,每一点亮色都伴随着几十只座狼的消逝。潮水依旧在蔓延,红汞硫磺炮弹就像是投入大海中的石子一样,并不能掀起什么浪花。后续的魔物源源不断地往前跟进,补充着因为受到炮击而造成的战损。 

疯狂,简直疯狂,用绝对的数量来淹没对方,这是任何人类国家都不会愿意去尝试的战术。杀敌的同时伴随着巨大的战损,这是以命搏命的疯子打法,所以只能让魔物这种没有智慧的疯子来使用。 

“第三装甲团,放弃搬运火炮弹药。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你们的阵线。后勤部的孙子们来了!” 

后勤部全员出动,从城墙下的仓库里面搬运出来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木箱。第三装甲团刚刚代替了后勤部,为三层的炮兵部队搬运弹药。现在后勤部已经就位,这些身披板甲的士兵们都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沿着通道回到一层阵线。 

“一个二个小兔崽子手脚都给我麻利点?!备6烧驹诓挚饷趴诖笊?,“我要是被顾问大人扔下去你们一个二个都跑不了?!?nbsp;

去你妈的,有本事自己过来搬东西??!站着说话不腰疼! 

炮弹和子弹整整齐齐地排列在第三层和第二层,等待着飞向下面黑色的魔物浪潮。在经过短时间的混乱后,人类军队初步形成了战斗力。各个兵种在城墙上整齐列队,红汞火炮轰鸣,火铳齐射。一时间密集的弹幕竟然打退了座狼群的冲锋。 

汹涌的狼潮加速突进,它们的眼睛里只有无穷无尽的狂热和嗜血。远程攻击不是人类军队的主要输出手段,近战搏杀才是。在人类的军队里,远程火力是为了支援短兵相接的骑士与剑士所存在的。远程火力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座狼的密度,也缓解了一层作战部队的压力。 

第三装甲团团长高声:“第三装甲团所有,人员戒备,准备迎接第一波魔物进攻!” 

“明白!” 

说话间功夫,座狼群已经抵达了城墙的正下方。为首的座狼直接跃起,用尖利的爪子扣住城墙往上爬。剩下的座狼也做出类似的行为,一点一点地缩短和墙壁顶端的距离。 

暴雷般的枪声震撼着漆黑的天穹,城墙上明亮的枪焰吹散了魔物们虚化而成的身体。这次开火的并不是位于二层防线的火枪队,而是身处最前沿的一层防线上的身穿重甲的战士们?;鹌魇贝嚼粗?,人类工匠开发出各种各样的火铳以应对不同的作战情况,而长管火铳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种?;痫サ纳涑滩⒉皇呛茉?,越远精准度越差,一部分工匠利用了这一特性开发出了用于近战的短管火铳,发射钢钉的破甲铳以及提供连续火力的连射铳。 

连射铳因为结构复杂,造价高昂,一般只用与私人武装,而配给给前线士兵的一般是破甲铳和短管火铳。短管火铳使用的是雾状铅弹,能够喷射出大量炙热的小型铅弹,能够对护甲薄弱的目标造成非??晒鄣纳撕?。而破甲铳发射的是一根尖利的钢钉,能够在五米的距离内破开十字军的标配冷钢板甲。 

炽热的金属风暴轰击在座狼的脸上,直接震碎了其体内的魔晶,在短管火铳面前,这些小型魔物脆弱得像是一张纸。爬上城墙的座狼还在死死地抓着墙壁,这使得它们成了活靶子。以现在的魔物密度,就算是一个瞎子摸着黑朝着城墙下面开一枪都能打死一两只。 

射击过的两次的士兵们后退一步开始装弹,后排的预备队上前一步,把短管火铳指向城墙下方。短管火铳几乎是顶着座狼的脑袋发射,一枪下去不只是轰碎了座狼的脑袋,也震碎了它们身体里的魔晶,吹散了它们由暗元素虚化而成的身体。短管火铳的响声在城墙上连成一片,噼里啪啦的响声如同鞭炮一般连绵不绝??掌蛭寡娑涞弥巳?,夜风带来的也不再是清新的空气,而是浓重的硫磺气味。枪炮声响彻阿尔达姆山脉,奏响一曲雄壮中却又带着一丝丝悲壮的进行曲。 

座狼形成的黑色浪潮如同瘟疫一般沿着城墙蔓延,它们互相拥挤快速攀援,甚至累叠成堆用身体形成阶梯,让后续的座狼快速突破。座狼群到达城下只是短短的一分钟光景,已经有座狼突破了一层和二层部队的间隔火力封锁,来到了防守一层的守军的面前。 

“013小队报告,有座狼上来了!” 

“揍它狗娘养的!” 

第三装甲步兵团团长林海放弃了自己位于城墙二层的指挥位置,从剑鞘中拔出阔剑一个虎跃跃出城墙第二层。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有着一半的东方血统。正是因为这一半的东方血统,他和大多数东方战士一样,有着超乎常人的勇气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他披挂着重甲狠狠的砸在了一层的地面上,同时阔剑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锐利的白光,把两只刚刚扑上来的座狼送上西天。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拔剑??!这里可是战??!”林海咆哮着,同时凝聚战意挥剑横扫,把那些攀附在城墙上已经接近一层平台的座狼扫飞下去。 

他在新兵营里见过那两个士兵,他们看上去只有不到二十岁,此时此刻站在战场上有些慌乱。这是难免的,谁第一次看到这种阵仗都会有些许的不安和惊恐。但是这里是战场,魔物可不会给他们惊恐的时间。 

“头儿,小心!” 

林海一愣,拔出固定在胸前枪套里的短管火铳转身就是一枪。那只扑上来的座狼在空中无法变向,结结实实吃了一枪,被火铳口喷射而出的红热的金属风暴吹成一地粉尘在夜风中消失,只剩下魔晶碎片反射着皎洁的月光证明那只座狼刚刚存在过。 

“第三装甲团的所有人,拔出你们的剑,准备白刃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