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列火车喷吐着蒸汽在铁轨上滑行,里面满载着各地征召来的新兵。破晓之战后,一种全新的材料走进了人们的视线,那就是红汞。这种红色液体蕴含有非常庞大的能量,而且具有水银的某些性质,所以被命名为红汞。红汞的发现极大的激发了人类工匠的创造力,他们使用红汞与精炼硫磺混合调制威力远超东方黑火药的红汞硫磺炸药,又用红汞作为添加剂冶炼金属,得到了秘银和暗金这一类属性超凡的高阶合金。

有的工匠甚至用红汞作为燃料,水蒸气作为动力媒介制造出了能够拉动大量货物的蒸汽机。人类从此步入了机械时代和火器时代。源自那只传说中的部队——天启骑士团的长管火铳,短管火铳,破甲铳甚至连射铳陆续被仿制出来配发部队服役。虽然没有传说中强大,同时也无法形成像精灵族法师队伍一样连续而且有效而且的远程火力,但是这些武器的出现极大地提升了人类军队的中近程作战能力。

列车缓缓驶进车站,浓重而且湿热的的水蒸汽从泄压阀中喷涌而出,一瞬间几乎把这一片月台都变成了桑拿间。这列火车经过了长时间的行驶,冷青铜蒸汽管道已经过压过热,行驶中放气又会导致阀门无法关闭而导致失去动力,所以只能通过在终点站放出蒸汽管道内的水蒸气减压,因此不少人把火车叫做桑拿车。

水蒸气在空气中很快冷却,在钢铸车身和上留下密密麻麻的一层水滴?;鸪党迪崦糯蚩?,里面列队走出来一队又一队穿着银灰色军装的年轻人。

一名身穿黑色军装的军官走下列车,环视四周。新兵都挺精神的,踏着小碎步调整队形,他满意地点点头。

一个同样肩扛少校军衔的人走到黑子军官面前,问:“梅卡瓦?安德烈少校?”

“我是?!焙谝戮倮衩驳囟岳慈说愕阃?,和他握了握手,旋即紧了紧自己的白手套,接着说:“这是由安德烈公爵领招募的新兵,总计六百五十二人,这是名单,还请您清点一下?!?/p>

那人把名单收下,递给副手安排清点人数。

“你是古斯塔夫家族的人?竟然在这样偏僻的战线出任军官?”

那人一愣,看看自己的手上,古铜色的戒指,硬币大的戒面上并没有镶嵌宝石,而是刻上了家徽。

“谢尔德烈?古斯塔夫,受教廷任命,在此担任阿尔达姆山脉阵地的防守指挥官?!蹦侨擞眉蚨痰幕坝锉砻髁俗约旱纳矸?。

“好了,新兵已经送到。我也该回去复命了?!泵房ㄍ?安德烈紧紧手上的白手套?!罢嫦刖痛粼谡饷雌恋哪戏讲菰习?,北方除了炽烈的伏特加就只剩下寒冷的暴风雪了?!?/p>

“如果不介意的话,在此逗留半日如何?一路舟车劳顿,的确应该好好休息休息?!?/p>

“也罢,休息半日吧。这个铁家伙看样子也需要整修一下?!泵房ㄍ?安德烈少??醋耪馓ㄕ羝芗复Ρ训牧谐邓?,“乘务员,把我车厢里的陈年伏特加拿出来,今天晚上全体乘务人员在这过夜!”

深夜。

酒店里灯火通明,这里虽说是边境,有及其凶残的魔物出没,但是仍旧挡不住生意人做生意的热情。军营后方就是一条商业街,酒店,酒吧,各种风格的餐厅一应俱全,当然价格也会比正常店面稍微高出一些。因为他们知道这些当兵的军饷可是相当的丰厚,这些看似勇武的战士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陈尸沙场,所以对于享受方面一向非常舍得花钱。这也是有这么多商人愿意冒着遭遇魔物的危险来这里做生意的原因。

夜色如同一张黑幕,掩盖了太多的污秽事物,任由寄生虫和病菌在这张黑幕下繁衍和生存。

各个酒吧里歌舞笙箫,艳舞女郎衣着暴露在一片灯红酒绿中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几名健壮的士兵在吧台上较着劲狂饮威士忌,舞池周边的小桌边坐着的人时不时发出几声放荡的笑声,把成把的银币和金币随手扔进舞池里。

这里是阿尔达姆阵地,是最偏远的军队防线,也是诸多英勇无畏的战士和罪恶交易的聚集地。安德烈少校站在阿尔达姆山脉山顶,眺望着山脚下这座灯火通明的城市,士兵在这里喝酒赌博,大声喧闹,甚至还有人光明正大地做皮肉生意,为这些驻防士兵送上身体上的“安慰”。如果说阿尔达姆阵地是一座繁荣而且戒备森严的军事城市的话,那么阿尔达姆阵地后面的那条街就是最让人做呕的贫民窟。那里遍布罪恶与暴力,而这些都不会展现在世人面前,在不知情的人看来这条街只是一条平凡的商业街,最深处的黑暗只有那些“有门路”的军官才能发掘到。

阿尔达姆山麓。

梅卡瓦.安德烈少校把手放在侧脸上,用力撕下了脸上的“皮肤”,露出了自己真正的面目。银色的笔直的头发整齐地偏向左侧,额发斜着下垂挡住了左半边的眼睛,露出冰蓝色的右眼。他在夜风中脱下那一身军装,换上了银色的贴身软甲和银灰色战斗服,胸前的刀带上插满锋利的掷刀,在月光下反射出摄人的寒光。他是半精灵,双色瞳半精灵,绰号“幽灵”。真正的梅卡瓦.安德烈现在应该刚刚在某个小镇的角落里醒过来,为了进入这座城市他可废了不少功夫,毕竟从公路进出的泰伦斯重机都必须要有通行证,而且一般车辆是接触不到军队高层的肮脏交易的,所以他易容混进了军列,为了调查某个事件。

“幽灵”深呼吸,蓝色幽光在瞳孔中闪烁,背后的短刀出鞘,在皎洁的月光下依稀可以看见刀身上细密而又繁奥的纹路,这是符文武器,由符文阵加成威力并且加持特殊效果。他随后遁入阴影之中,化作一团阴影消失无踪。

一个穿着军装的人推开喧闹的酒吧的大门,军人在这里很常见,但是穿着军装进来这种风月场所是这些大头兵绝对不敢想的??吹降娜搜≡裎奘?,没看到的继续沉溺与灯红酒绿和遍地的烈酒之中。

那是谢尔德烈少校,这家店的股东之一,事实上这条街的所有店都有他的股份。毕竟这里是一座军事城镇,想要在这座城市开店都是要经过负责人同意的,而阿尔达姆城所对应的这一段阵地的实际负责人正是这位古斯塔夫家族的年轻人。

腆着啤酒肚的老板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陪着笑脸迎了上来,而谢尔德烈少校只是在老板耳边说了一句话,这个略微发福的中年男人就屁颠屁颠地跟着这个小他二十多岁的军官出了店门。

门口停着一辆泰伦斯重机,这是一种以柴油蒸汽机为动力的四轮重型机车。和火车不同,泰伦斯重机的重量轻很多,所以可以使用充气的橡胶轮胎承重。而这台泰伦斯重机是经过特殊改造的,驾驶舱后面有一个巨大的密闭货仓。谢尔德烈少校带着酒吧老板走到货仓的后面,把门拉开一条缝钻了进去。

厚重的铁门被从里面锁上,古斯塔夫少校打开车载照明灯,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这才看清楚这个货仓里面的“东西”。那都是些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女孩,无不长着娇美的容颜以及……修长的耳朵,但是她们却没有精灵象征性的浅色眸子。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半精灵,也无一例外都被五花大绑随便丢弃在冷冰冰的货仓里。

“看看成色如何,开个价吧?!毙欢铝疑傩K?。

那个中年男人随手捏住一个半精灵女孩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直视自己的眼睛,那个女孩的褐色的眼睛里跳动着坚毅的光,仿佛仇视魔物一般仇视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大部分半精灵都继承了精灵一族足以倾城倾国的容颜,这几个也不例外。这个中年男人都感觉难以控制自己的欲火想要把这个女孩压在身下蹂躏。

他放开了那名半精灵女孩,回头看看那个在一旁抠指甲的谢尔德烈少校。

“一个二十金币,少校感觉如何?”

“一个三十,你不要我找别人,快开战了,这东西现在可是有些人的抢手货?!?/p>

“三十?三十都够一个种地的一家吃一年了!她们这么虚,怎么也不像能撑三十次的样子。二十五块,不能再多了?!?/p>

“下车?!毙欢铝疑傩R丫チ四托?。

“二十七块?!?/p>

“下车!”

“好吧,少校您赢了,三十就三十?!敝心昴腥寺反蠛?,抽出来支票簿开始填数。

“一共六个,一百八十金币?!惫潘顾蛏傩<绦吭诔迪岜谏峡偈种讣?。

中年男人在心底问候这个年轻的少校十八代祖宗,年纪轻轻就是这样的一个金钱吸血鬼,等到人到中年真正步入政场的时候得变成什么样?

谢尔德烈少校接过了支票,吩咐司机开车到酒吧后门。泰伦斯重机引擎轰响,在狭窄的街道上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如同一只巨大的蠕虫一样倒着钻进狭窄的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