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约瑟尔并没有表现出反感之后,艾尔莎缓缓开口道:“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我身上并没有奥克尔顿家族的血统,所以说我的血统是纯正的叶尼塞家族直系血统。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约瑟尔摇了摇头。

“每一名拥有纯正叶尼塞家族血统的成员出生的时候都要接受元素亲和力检测,而其中的优者会被安排许多的精神力开发课程。以此培养拥有强大元素操控能力的元素法师?!?/p>

“也就是说,你妈妈不想让你参与这些课程所以让你离开了叶尼塞家族和奥克尔顿家族的视线?”

“你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卑玖艘豢谄?,“贝儿阿姨的女儿在出生的时候被检测出来了A级的元素亲和力,一直由家族的机构抚养,十二岁便被正式送去进行精神力开发课程。但是课程进行三个月以后出现了精神力逆流的情况意外身亡。如果用体能训练做对比的话,叶尼塞家族的精神力开发课程就好比让两个赤裸的人手持真刀真枪进行搏斗。每年都有在训练中精神力失控身亡的案例发生,最后能够走出那所训练所的人只有不足三成?!?/p>

“这么恐怖???这种机构应该被取缔?。?!”

“你以为军队的训练就很安全吗?每年都有在训练中负伤而落下残疾的士兵被遣返?!?/p>

“那是因为他们自身能力不足?!?/p>

“叶尼塞家族的训练所的负责人也是这样想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一类的训练营能够长期存在的原因。为了稳固家族的地位,家族必须拥有强大的武力水平,而维持武力水平就必须有些人牺牲。我逃脱了叶尼塞家族的训练,但是现在又被教廷盯上,甚至因此失去了把我养大的阿姨!”艾尔莎抽泣着说,“这就是那些人所说的政治!一场把生命当做筹码的游戏!什么荣耀,什么勇敢,都是那些政治家为了赢得权利所讲的谎话?!?/p>

约瑟尔放下了手里叉着鱼的木棍,盯着艾尔莎,“荣耀并不是为了什么人,荣耀是属于自己的。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骄傲、有自己的荣耀,这份荣耀和骄傲不容玷污。这是我从威廉大叔那里学到的最珍贵的东西,质疑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我觉得把一个人看重的东西贬低得一文不值也算不上什么智慧”

“约瑟尔?!卑四ㄑ劾?,扭头也盯着约瑟尔,“尽管你救了我,但是我仍然不能认同你所说的那些话。如果我说的话让你不高兴了,我道歉,但是我要坚持自己的意见?!?/p>

“那是你的自由,只是我还有一个疑问?!?/p>

“嗯?”

“你不觉得如果只是对付一个不愿意参加战争的年轻法师的话,出动精锐的十字军有必要吗?”

“当然没有必要,但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什么深层的原因?!卑木袼坪鹾昧诵?,“我们现在在哪?而且接下来要去哪?”

“那银发的半精灵,他让我把信交给你,又让我带你去奥克尔顿公爵领,之后还给我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是最近的路?!痹忌蛞爬艘幌孪衷诘那榭?。

“信上的字迹是贝儿阿姨没错,以前听说奥克尔顿公国和多个半精灵组织交好,现在看来应该很有可能是真的?!卑?,“贝儿阿姨也让我回去找妈妈,因为教廷好像在打一些歪主意,现在只有找到一个坚实而且有力的靠山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p>

“你说的没错,但是现在的天气……”约瑟尔望了望窗外,“这雨也不知道得下到什么时候,如果这里一直下雨咱们也没办法动身啊?!?/p>

“咱们必须得尽快动身,这里出现了这么强大的元素乱流。教廷的搜查队肯定不会放任这里的情况不管不问,精灵那边也是一样,不管是谁,只要我们被他们撞见,都不是什么好事?!?/p>

“你确定你要淋着这么大的雨赶路?”约瑟尔说,“我可没有带雨具?!?/p>

“下雨的区域只在元素乱流的附近,影响范围最多二十公里?!卑鹕砼牧伺钠破评美玫牧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永夜湖周边还是有几个人类城镇的,我们去那里补给一下食物和其他装备以后再上路就好了?!?/p>

“也就是说,我们要走出这片暴雨喽?!痹忌缘糜行┑P?,“淋感冒可就不妙了?!?/p>

“你可别忘了,有我呢?!卑宰旁忌α诵?,“另外,鱼烤的不错?!?/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