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雅姐,你们两个一定是串通好吓我的!我刚刚差一点以为我又要被丢掉了!”

“让你的威廉大叔同意可是让我废了不少功夫?!崩蜓牌擦艘谎劾贤?,接着对约瑟尔说,“不谢谢我就算了,还过来兴师问罪,这两个月胆子长了不少嘛?!?/p>

老威廉看着莉雅轻轻揪着约瑟尔的耳朵,真希望自己能这样活到生命的最后一天。现在的生活很美好得像梦一样,直到这张征召令出现在自己面前,像一枚被投入湖水中的石子,激起层层涟漪,但石子投入湖水里立刻就会消失不见,征召令只会一直笼罩着自己头顶的天空。他多想像约瑟尔说的那样,假装这一切都不曾发生。但他做不到,就像莉雅说的那样,他没有拒绝的权力。要么去成为别人的棋子,去帮别人下完一场名为“政治”的棋,要么背负着自己所有的希望逃亡。

真难选择啊。

约瑟尔和莉雅还在打闹,老威廉的思绪也渐渐移了回来。一个人的生命能有多久?六十年?七十年?一百年?但是精灵的生命却长达千年。两个人现在就像一对关系亲密的姐弟——实际上莉雅的年纪做约瑟尔的祖母都绰绰有余。在人类和精灵的关系之中,无论是友情,爱情还是亲情都难逃因为死亡所带来的诀别。即使人类一方寿命耗尽,精灵也不会像自己的伴侣的同族一样,快速的从一段情感中走出来,然后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他们总是选择在漫长的岁月里带着对逝者的哀思孤独地活上千年。

老威廉手里的那一枚玻璃杯早已经擦得晶莹剔透,他透过杯底杯子看着那两个还在打闹的小家伙,无奈地笑了笑。身旁的抽屉还在开着,莉雅交给他的信封又映入他的眼帘,心里有些莫名的感觉。他把那枚信封重新收起来放好,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今天歇歇,咱们也学学教廷里那些老家伙?!崩贤醋糯巴獾那缈胀蚶镂⑽⒁恍Α氨┓缬暌戳?,这种太平日子不会长远了?!?/p>

老威廉说完,转身走进后厨,开始张罗着做饭。

。

深夜。

莉雅给约瑟尔轻轻盖上被子,冬季的寒冷已经开始失去力量,气温把春天越来越近的脚步当作信号,缓慢却又坚实地回升。尽管如此,空气中仍旧充斥着一股不容忽略的冷意。她是纯血精灵,体内充斥着澎湃的生命能量,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感冒这一类的疾病。但是约瑟尔就不一样了,他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和精灵不一样,稍微挨冻就会会感冒,吃上一点污秽的东西就会会拉肚子。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女孩借着月光看着少年颇英俊的侧脸,心中思绪万千。但凡世间万物或多或少都会有缺陷,人和精灵也不例外。现在想起来约瑟尔第一次生病的时候自己手忙脚乱的样子也真是好笑,不过还好有威廉,这个精灵族永远的朋友没有让她失望,这个和善的大叔不但帮忙找医生治好了小约瑟尔,还尽心尽力的照顾他好起来。

她笑笑,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百合花般甜美。人类里面也不全是坏人,在这个污浊的社会里还是有像老威廉这样的好人的。

她踏着月光轻步下楼,差不多该走了,夜里在路上遇到行人的可能性比较低,这样一来会节省不少的时间。

“走了?”熟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莉雅循着声音来到威廉身边,他坐在靠着窗边的桌子旁,朦胧的月光雕刻出他雕塑般的身躯,也照亮了桌子上的照片。

“你怎么还没睡?”莉雅停下了脚步。

“毕竟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我想最后再在这里看看月亮?!崩贤玖艘豢谄?,他正对着百叶窗,月光被百叶窗的格栅切碎,铺在橡木地板上像一条又一条的银白色缎带。

“夜里冷,早点休息吧?!迸⒅匦屡捕挪??!白急溉ツ??”

“莉雅?!蓖凶×怂?,“你说,宿命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在我们精灵一族的世界观里并没有命运这种东西。所以你问我的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迸⑵骄驳厮?,“但是我相信,将来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完全取决于自己?!?/p>

老威廉靠在椅背上,发出咿呀的响声。在月光的照耀下,这个男人显得有些沧桑:“有的时候我经常问自己,我还能逃到什么时候,我又该逃向哪里。我甚至感觉宿命迟早都会追上我。如果我真的等到了它追上我的那一天,到那时候我要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迸⒁丫叩搅嗣趴?,“我们应该活在当下不是吗?”

“你和约瑟尔告别没?”

“算了吧,离别这种事情他早晚都要经历的。尽管非常放心不下他,但是我还是希望这次的战争能让他多少成长一点?!?/p>

女孩戴上斗篷的帽子,披着月色推门离去,只剩下门上的黄铜门铃在夜风中叮当作响。

四周渐渐归于沉寂,女孩的脚步声在消失在门外。老威廉抬头,从百叶窗的缝隙中望向天际。皎洁的圆月正从乌云中慢慢伸出半边,照亮了天空中飘着的几朵云彩,在月光的照耀下变换着白色,灰色和蓝色。云很厚,仿佛是风暴的前奏。

他有种预感,这场战争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在战争的黑幕背后,应该还有更大的阴谋正在酝酿。

老威廉叹了口气,收起桌子上的照片,轻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轮残月高悬夜空,给树林披上了一件银白色的睡衣。夜风轻轻拨动树梢,发出轻轻的沙沙声,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安详。但突然之间从灌木丛里发出悉悉索索的动静,然后是树枝折断所发出的噼啪声,这些声音不合时宜的破坏了夜晚与寂静森林的默契,声音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

几秒之后约瑟尔拖着疲惫的身体从灌木丛里钻出来。和一周前出发时的意气风发截然相反,这个黄发少年相当的狼狈,甚至头上还顶着几片枯黄的树叶。他低头看看指南针,确保那个一半红一半黑的小家伙在透明盒子里舒舒服服地横向躺好。

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按计划,在日落时分就应本该抵达落脚的城镇。问题出在半路路上几只游荡的座狼,它们着实把约瑟尔吓得不轻,只不过这几只座狼的战斗力出奇的弱,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能伤他分毫。镇定下来的约瑟尔又气又恼,秉承着赶尽杀绝,啊呸,是为民除害的想法一路追杀到狼窝,八只座狼一匹都没溜走,直到打扫完战场他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他只记得自己是一路向东追赶的,所以现在他只能朝西碰碰运气。

约瑟尔把指南针放回兜里,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那是一块橙黄色的透明石头,呈现一个完美的正六边形,捏出来拿在手里细细把玩,上下两面光滑如镜,在月光下折射出绚丽的光彩。

这块石头是他从座狼的身体里发现的,像是座狼这种低级的魔物,都有一个共同点——身体由其身体内的魔晶幻化而成。尽管它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肉体体,但是它们却会流血受伤。身上的创伤达到一定程度以后,体内的魔晶就会丧失维持魔物身体的能量,这样一来肉体溃散,魔晶就会掉落出来。

可还不是魔物最神奇的地方,在约瑟尔看来,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在于它们会在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随机出现,王城的学者门解释说是空气中充斥着暗能量,而这暗能量会在特定条件下汇聚形成魔晶从而诞生魔物。但凡人流密集的地方,魔物很少出现,只要是那些人迹罕至的山洞森林一类的地方往往都会聚集大量的魔物,领主级的魔物常常就出现在这种地方。如果能将其击杀,所获得的魔晶碎块换成金币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而魔物所掉落的魔晶,其实只是魔物本身身体内的魔晶的碎片,因为魔晶已经破碎,所以不具备重新幻化身体的能力。人类工匠利用这种材料与铜和铁一起锻冶,得到了性能远超常规材料的冷钢和冷青铜。虽然这些材料的性能不及由红汞作为添加剂的高阶合金,但是胜在价格低,像是约瑟尔这种怪物猎人手里的武器大多就都是冷钢材质。魔晶的用处如此广泛,所以魔晶这种东西是仅次于金币银币之外的硬通货,大多数城镇里都有专门的换钱所来供怪物猎人用魔晶兑换货币。

但约瑟尔手里拿着的的这块石头和魔晶不一样。一般魔晶都是呈现暗蓝色,而且在黑夜里会发出苍蓝色的微光。像是座狼掉落的魔晶碎块一般只有黄豆大小,一块这么大的掉落物约瑟尔根本没有见过。如果不是知道这块石头来自被杀死的座狼,约瑟尔一定会把它当作是一块好看一点的石头随手扔掉。

话说回来,既然自己没有见过,那么见过这种石头的人应该也不多,物以稀为贵,看样子这块石头应该可以多卖几个银币。既然这样,管它是什么干嘛?能卖钱的都是好东西。

约瑟尔把石头重新扔回裤兜,又打了一个哈欠,准备继续赶路。

“跟上!别让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