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尔愣住了,说实话这方面他真的不清楚。他只是在威廉大叔家里的书里见过一些关于战争的小说,对他而言,战争更像是一场游戏,一场想尽一切方法赢得胜利和荣耀的游戏。但是她方才发现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他甚至没有亲历过一场真正的战争。

“真正的战场可远比那些小说里面残酷?!蓖榱艘谎墼忌餐返哪潜痉艘话氲男∷?,“不只是你的莉雅姐,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徒弟,就这两点而言,我确实不希望你去军队里面?!?/p>

莉雅一脸正经地接话说道:“就上次魔物暴动而言,人类军队的阵亡人员比例高达四成,重大残疾比例也有两成,剩下的所有人身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伤。这还是又精灵一族地医疗援助地情况下,如果仅靠人类自己,这个伤亡数字还会大得多?!?/p>

威廉扯开了自己的圆领衫,露出了自己宽阔坚实的肩膀,上面一条狰狞的伤疤格外醒目?!澳谴?,我的肩膀被一只影魔所幻化出地影刺所贯穿,斜上三角肌几乎被完全撕裂。我被送到营地的时候失血进三成,基本可以说得上是和死神擦肩而过了?!?/p>

“约瑟尔,我们都是那场战争的亲历者,都知道那场战争的残酷,所以我才不想要你去军队里面。如果你真的去了的话,那真的是九死一生了?!?/p>

“那我去哪?”约瑟尔委屈地好像要哭出来,“你们俩都不能带着我,又让我去参军,现在外面的魔物这么乱,你们俩就打算把我一个人扔在外面自生自灭吗?”

“我们这不是在想办法了吗?”莉雅伸手帮约瑟尔理顺那乱糟糟的头发,“我既然把你抱回来,就没有让你自生自灭的理由?!?/p>

“小家伙,怎么这就要哭出来了?!蓖纳舯涞糜型狭似鹄?,“虽然有些麻烦,但是我能给你想办法?!?/p>

“???”

“我在奥克尔顿公国有个朋友?!蓖玖艘豢谄?,“我写封推荐信,你带着去那边儿,等到战争结束再回来?!?/p>

“奥克尔顿公国?”莉雅的俊俏的眉头一皱,“那么远吗?”

“没问题,六百公里,也就大半个月的路程而已?!痹忌畹慵ざ奖钠鹄?,“那可是奥克尔顿公国啊,每年都能培养出来大量的优秀战士的地方?!?/p>

“约瑟尔,听着,你可以去,但是无论如何不要参与这场战争。明白吗?”莉雅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知道了!莉雅姐?!鄙倌昊姑淮酉苍弥谢毓窭?,“大叔你怎么会认识那种地方的人???我真的越来越佩服你了?!?/p>

“对了,这是你要的东西?!崩蜓拍贸鲆桓雠Fぶ桨闹次锏莞?,“也不知道有没有再见的机会,这些年承蒙关照了?!?/p>

女孩起身,郑重地对着威廉鞠了一躬。

“没什么,这是我欠你们的?!蓖闳剂私裉斓牡诙┣?,默默地离开了这间精致的卧室。

莉雅交给他的东西在他的衣袋里坠着,好像有着千万吨的重量,他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他很清楚那里面地东西是什么,那是胶卷。着胶卷里面承载的是他这个年近六十的老兵最后的牵挂。

一个人的生命能有多久?六十年?七十年?一百年?但是精灵的生命却长达千年。两个人现在就像一对关系亲密的姐弟——实际上莉雅的年纪做约瑟尔的祖母都绰绰有余。在人类和精灵的关系之中,无论是友情,爱情还是亲情都难逃因为死亡所带来的诀别。即使人类一方寿命耗尽,精灵也不会像自己的伴侣的同族一样,快速的从一段情感中走出来,然后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他们总是选择在漫长的岁月里带着对逝者的哀思孤独地活上千年。

他没来由地想到了莉雅,约瑟尔早晚都会离开她的,而她要怎么对待自己和约瑟尔相处的这段时光?带着这份感情走完自己剩下的千年寿命?除了这好像也没什么其他的选择了。想到这儿,威廉又想到了自己,那个人,会不会也思念着他,在着漫长的时间里感受着孤独的痛苦呢?

推开走廊尽头的一扇小小的门,那是他的暗室,平时用来冲洗照片的地方。威廉看了看窗外的晴空万里,叹了一口气。这或许就是暴风雨前最后的晴天了吧。

深夜。

莉雅给约瑟尔轻轻盖上被子,冬季的寒冷已经开始失去力量,气温把春天越来越近的脚步当作信号,缓慢却又坚实地回升。尽管如此,空气中仍旧充斥着一股不容忽略的冷意。她是纯血精灵,体内充斥着澎湃的生命能量,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感冒这一类的疾病。但是约瑟尔就不一样了,他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和精灵不一样,稍微挨冻就会会感冒,吃上一点污秽的东西就会会拉肚子。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女孩借着月光看着少年颇英俊的侧脸,心中思绪万千。但凡世间万物或多或少都会有缺陷,人和精灵也不例外。现在想起来约瑟尔第一次生病的时候自己手忙脚乱的样子也真是好笑,不过还好有威廉,这个精灵族永远的朋友没有让她失望,这个和善的大叔不但帮忙找医生治好了小约瑟尔,还尽心尽力的照顾他好起来。

她笑笑,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百合花般甜美。人类里面也不全是坏人,在这个污浊的社会里还是有像老威廉这样的好人的。

她踏着月光轻步下楼,差不多该走了,夜里在路上遇到行人的可能性比较低,这样一来会节省不少的时间。

“走了?”熟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莉雅循着声音来到威廉身边,他坐在靠着窗边的桌子旁,朦胧的月光雕刻出他雕塑般的身躯,也照亮了桌子上的照片。

“你怎么还没睡?”莉雅停下了脚步。

“毕竟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我想最后再在这里看看月亮?!崩贤玖艘豢谄?,他正对着百叶窗,月光被百叶窗的格栅切碎,铺在橡木地板上像一条又一条的银白色缎带。

“夜里冷,早点休息吧?!迸⒅匦屡捕挪??!白急溉ツ??”

“莉雅?!蓖凶×怂?,“你说,宿命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在我们精灵一族的世界观里并没有命运这种东西。所以你问我的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迸⑵骄驳厮?,“但是我相信,将来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完全取决于自己?!?/p>

老威廉靠在椅背上,发出咿呀的响声。在月光的照耀下,这个男人显得有些沧桑:“有的时候我经常问自己,我还能逃到什么时候,我又该逃向哪里。我甚至感觉宿命迟早都会追上我。如果我真的等到了它追上我的那一天,到那时候我要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迸⒁丫叩搅嗣趴?,“我们应该活在当下不是吗?”

“你和约瑟尔告别没?”

“算了吧,离别这种事情他早晚都要经历的。尽管非常放心不下他,但是我还是希望这次的战争能让他多少成长一点?!?/p>

女孩戴上斗篷的帽子,披着月色推门离去,只剩下门上的黄铜门铃在夜风中叮当作响。

四周渐渐归于沉寂,女孩的脚步声在消失在门外。老威廉抬头,从百叶窗的缝隙中望向天际。皎洁的圆月正从乌云中慢慢伸出半边,照亮了天空中飘着的几朵云彩,在月光的照耀下变换着白色,灰色和蓝色。云很厚,仿佛是风暴的前奏。

他有种预感,这场战争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在战争的黑幕背后,应该还有更大的阴谋正在酝酿。

老威廉叹了口气,收起桌子上的照片,轻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