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回到后台,摘下脸上的铁质假面随手扔到椅子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这使他想起刚才在擂台上骷髅王倒地的场景。鼓囊囊的钱袋被和腰带绑在一起,里面塞满了金币——那是他的奖金?;袷な钡南苍迷缫蜒滔粕?,他并不担心怎样平安地回家,他在意的是那个骷髅王——他比赛前跟人说好了的,要是骷髅王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岂不就成了心口不一的小?。相比野外,擂台上是比较安全的了,少年一边安慰自己,一边试图挽自己被面罩摧残的头发,我在森林里对付他们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有哪只魔物会救死扶伤的,我们这些猎人在森林里出了事,不也是只能靠天靠地靠自己?那个男人也有两把刷子,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他顾不上自己的头发了,他现在只想回家。

这也是难免的,毕竟擂台上拳脚无眼,负点伤是难免的。相比野外,擂台上是比较安全的了,毕竟魔物可不知道什么人道主义和救死扶伤,如果真的在野外出了状况没有人接应并且及时治疗的话,那可不仅仅是负伤这么简单了,那可是会要命的。少年就经常在野外混迹,因为他本是一名怪物猎人,一名以狩猎魔物为生的怪物猎人。

少年拍拍脸,让自己尽可能不去想这些烦心事儿,毕竟今天拿到了这么多的金币,回去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他沿着通道往外走,从一个隐藏在小巷子里面的出口挤了出来。外面时至正午,初春的阳光暖洋洋的,晒得人心生困意想要好好地睡一觉。少年伸了个懒腰,把钱袋掖好沿着一条石头小路渐渐走远。

少年停在了一家小酒馆门口,简单的木门上挂着锁,两侧的百叶窗打开了一半,透过淡黄色的格栅可以看见里面擦得干干净净的摆放整齐的木制桌椅。这是个很平凡的小酒馆,但是对他而言,这也是个不平凡的小酒馆。

“大叔你回来啦?”

“约瑟尔,你这小子跑哪里野去了?”老威廉敲了一下约瑟尔的头,金色的头发被太阳晒得暖暖的,格外舒服。

“大叔你明知故问,我可在拳击馆看见你了?!痹忌吆?,看着老威廉在掏出钥匙开锁,“真是看不出来威廉大叔你还有这种爱好?!?/p>

“我去找个老朋友,正好碰见你在那里比赛,我能不捧你的场子吗?”老威廉打开了门锁,推开那扇木门,惊得黄铜门铃叮咚作响。

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威廉愣住了,因为里面的吧台上坐着一个人,一个颇为健硕的男人,他穿着一身灰色的便装,好像是某个活在阴影之中的幽灵。威廉的神色变了,约瑟尔得胜的喜悦在一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警惕和谨慎。

“大叔,他是谁啊?!痹忌亮舜辽肀叩恼飧鲋心昴腥?,猛然发现他身上的肌肉绷紧得像是钢板一样,他从来没见过这个爱笑的老兵如此严肃过,严肃得像是一头即将暴怒的狮子。

“你先回房间去,不要下来?!?/p>

威廉说完,拍了拍约瑟尔的肩膀,径自走向那个男人。

“老伙计,近来如何???”

“我可不记得我们又这么熟,怎么进来的?”威廉没有靠近,只是远远地站在门口。

“这不重要吧?!蹦侨嗣隼戳艘桓鲈残蔚亩鞣旁诹四钦牌凭傻哪局拾商ㄉ?,“我们都收到了召唤,是不是该做出回应了?”

金属和木制桌面碰撞的声音在这个并不算狭窄的空间里面格外的清晰和刺耳,昏暗的黄色灯光在银色的金属表面上跳跃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现在的十字军,可早就不是以前的十字军了?!蓖谰烧咀?,看着那个背对自己坐着的男人。

“但是你仍然是个骑士,不是吗?”

那一抹银光一闪,在空中划过一道耀眼的弧线,稳稳地落在威廉的手里。威廉看着那枚银色的徽章,婆娑着上面的纹路。没有谁比他更熟悉那枚徽章,那枚徽章上的每道划痕他都能很清楚地记在脑海里,那枚徽章上的长枪,是他在那支军队里最后的痕迹。

要不要回去呢?这个男人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不,不再是了?!?/p>

徽章重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稳稳地落在吧台上?;照虑崆岬氐?,在桌面上发出叮咚作响的叫声以后打了个滚躺在了桌面上。

“迟早有一天,这个东西会回到你的手上?!蹦侨酥匦率掌鹆嘶照峦趴诘姆较蜃呷?。

“逃吧,詹姆斯,逃得越远越好。但是你又是逃不掉的,追逐你的,可是宿命呐?!?/p>

听到了那个男人对自己的称呼以后,威廉紧绷的身体似乎要在一瞬间暴起,但是强大的自制力让他在发力的一瞬间冷静了下来?;仆帕逶俅味_俗飨?,悠长的铃声仿佛一针镇静剂,让这个紧绷的男人重新放松了下来。

这是他今天的第二个人和他讲宿命,他受够了,他真的不想再听到这个词了。他回身,握住那枚精致的铜锁锁住了大门,然后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他叹了一口气,沿着楼梯走上二楼。

威廉推开约瑟尔房间的门,看见了一个修长的人影正坐在靠窗的小桌边上,那人披了一件暗绿色的斗篷,把整个人都罩在里面。但是隔着斗篷都能感受到那个女孩儿的曼妙和美丽。

“约瑟尔呢?”

“刚把他撵去洗澡了?!?/p>

一个带有诱惑的声音幽幽传来,具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让人不由得向她的方向看去,女孩扭头摘下兜帽,露出一头瀑布般漂亮柔顺的绿色长发,她的发丝给人一种空灵仿佛与空气融为一体的感觉,深深的缠绕着旁人的目光;一对修长而又柔嫩的耳朵宛如一块切断瀑布的石块一样从长发里延伸出来。比起那倾城的容颜,那双雪白的长腿更加引人注意,一双树藤编制的凉鞋套在那只娇小的脚上,显出十二分的美感,丰满而且挺起的胸脯足够钩住大多数男人的目光。如果这样的一个女孩出现在贵族圈子的舞会上的话,无疑会吸引全场的目光,然后被最有势力的权贵邀请共舞。但是这样完美的身材却被一身暗绿色的斗篷所遮盖,只露出引人遐想的朦胧曲线。如果这样的一个女孩暴露在阳光之下的话,一定会引起许多人的注意吧,这是她绝对不想看到的。

浅色瞳,修长耳,很显然女孩儿是一名精灵,而且约瑟尔以及老威廉和她还很熟。她名叫莉雅·风语,这个名字在古精灵语中有“生机”的意思。她长着一副人类十八岁少女一般的容颜,但实际上她已经活了七百多年。而她平直的长耳表明了她优秀的血统——那是纯血精灵的标志,只有直接源于“生命之树”的精灵才会拥有这种长且平的耳朵。

“先说好啊,那地方可不是我让他去的,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蓖孟袷且桓霰蛔グ暮⒆?。

“没出事儿就好,下次你可得看紧他啊?!?/p>

“恐怕没有下次了?!蓖弈蔚匾×艘⊥?,“战争要开始了,这地方我不能接着待了?!?/p>

这个精灵女孩儿,是约瑟尔的养母。

“很巧,今天我也是因为这个来的?!崩蜓糯佣放窭锩隼戳艘幻缎欧?,上面散发着淡淡的植物清香。

“魔物活动频繁,大祭司米莉安要所有的高阶弓手和法师全部回到「起源结界」的内部待命,准备面对任何方面来的攻击?!彼低晁玖艘豢谄?,“我本来还想把约瑟尔那个小家伙托付给你,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p>

约瑟尔推门出来,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和一件背心。小麦色的皮肤上还残留着晶莹的水珠,水珠沿着线条分明的肌肉下滑,滴落在地上留下一点点的水渍。少年揉着自己湿哒哒的金色头发,脸上写满了疑惑和天真“有人在叫我?”

“约瑟尔,告诉你一个坏消息,这个酒馆不能再呆下去了?!蓖醋拍歉鼋鹕贩⒌纳倌?,“你的莉雅姐也不能带着你,所以……”

“慢着……”约瑟尔把擦头发的毛巾裹在脑袋上打断了老威廉的话“也就是说,接下来我就要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对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小算盘?!崩蜓糯蚨狭嗽忌?,“你想参军对吧,不可能。想干什么都行,但是唯独参军不行!”

“为什么?”刚刚燃起的热情被猛地浇灭,这个金发少年流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莉雅反问道:“人类军队的主要作战手段是什么?”

“盾阵冲锋和剑阵搏杀?!痹忌敛挥淘ニ档?。

“对,但是你知道在面对魔物的时候,人类军队的战损有多高吗?”威廉接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