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缓步走上擂台,一件发黄的白色背心,一条洗的发白的黑色短裤,,身形消瘦,好像是贫民窟里出来的叫花子。脸上戴着的黑铁质地的面具可能是他身上最之前的东西了。

“这小个子还敢来这种地方打拳?”

“上错人了吧?”

“这是谁家的小屁孩?”

那个陌生的少年并不理会周围的声音,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

赌客们看到少年没有下场的意思,纷纷嬉笑着把自己手里的金币放进“骷髅王”的箱子里。少年一米八左右的个子在身高两米有余的骷髅王面前依旧是那样的无力。这种小身板能不能接住骷髅王一拳都是个问题,胜负还不显而易见?

“给我全部押在那个小个子身上?!崩贤置黾该督鸨业莞?,算上刚刚赢到的金币刚好十枚。

女侍有些怀疑,但是威廉的眼神不容置疑。他挥手示意,她也只能收下金币。

“现在宣读赔率:一赔十三!”

“看见了吧,所有人都觉得你不会赢?!蹦歉龃髯坯槛猛诽椎哪腥怂?,“你跟我儿子一般年纪,这里可不是孩子该来的地方?!?/p>

少年没有理他,微笑着发问:“如果胜负只是由赌注来决定的话,那么还要竞赛干什么?”

“如果你的实力能够和你说闲话的功夫对等的话,你可能还有些胜算?!?/p>

“闲聊到此为止?!辈门邪蚜礁鋈送瓶欢尉嗬?,“现在准备开始!”

“三?!?/p>

两个人不约而同摆出了相同的进攻姿态。

“二?!?/p>

少年往后退了半步,双手握拳护住胸口的要害位置。裁判的口再次张开:

“一?!?/p>

骷髅王往左脚前跨一步,一记凶狠的直拳奔向少年的面门。少年俯身灵巧的躲过,同时朝着骷髅王的腹部挥出一记下勾拳。气势虽不如男人的刺拳,但也卯足了力气。拳头和肌肉接触,但少年没有感受到传来小腹应有的柔软的触感,相反的,这感觉相当坚硬,好像是打中了一根树桩。骷髅王用左臂招架住了少年的攻击,把嘴凑近少年耳朵,小声对他说:“我不想杀孩子,差不多得了?!被耙舾章澉槛猛跛跎砉?,抬起右膝顶向少年的肋骨,少年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锐利,他用力后跳,与骷髅王拉开距离。

“假面骑士在骷髅王凶悍的连续勾拳下节节败退,他已经被逼到了角落!他现在无路可退!难道又一个十连胜要诞生了吗?让我们为真正的胜利者呐喊!”裁判的声音仿佛是什么特殊的催化剂,把本已沸腾的会场变得愈加炽热,好像是一锅煮沸的油一样滚烫。

骷髅王的反应很快,在少年后跳的瞬间,他就把抬起的右腿用力踏地,朝着少年后跳的方向冲刺,一记直奔少年小腹的右勾拳呼之欲出。这拳很有力度,如果直接打在柔软的小腹上肯定会因为剧痛而产生晕厥。因为腹部拥有众多的脏器而且并不像胸部一样有骨骼?;?,对小腹的攻击往往都是致命而且高效的,假面骑士知道这一点,骷髅王混迹地下拳场多年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对方想要抓破绽一击定胜负。少年用右手抓住骷髅王的拳头,顺势朝着自己身后扯去,这下骷髅王的整个后背就暴露在少年的面前,骷髅王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只是右手还被少年钳住,反击显得十分困难,他只能改变左脚的落地点,希望能借此转身,扭转局面。但就在他从少年身旁冲过的一瞬间,他听到少年在自己耳旁低语“您对我手下留情,我也不会对您下重手,只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认输?!?/p>

“漂亮的闪身!假面骑士抓住骷髅王的死角重新占领了中央!他在干什么?这是上勾拳?”裁判惊呼,“利用腿部力量加大向上挥拳的力度!天哪!他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空中技!空中技!漂亮的肘击,只不过并没有对我们的骷髅王造成实质性伤害!”

假面骑士借着挥拳的势头直接跃起,在空中转体挥出肘击,空中技巧,堪称完美的空中技巧。只不过骷髅王及时调整了自己的手臂位置,这两次进攻都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那个男人古铜色的粗壮小臂上。

这两下打的很结实,那巨大的力道让他往后退了两步。他不知道这个少年到底是怎么爆发出如此强劲的力道的,但是长期混迹于角斗场锻炼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少年不简单。

少年跟上一步,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缩小到极致,连续出拳挥在男人架起来防御的小臂上。这近身贴打非常有效,骷髅王被这疾风骤雨一般的拳击逼退到自己的角落,背靠着擂台的角柱抵御假面骑士的攻击。他并不是畏惧少年的攻击,他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一击制胜的机会。

场上的声音仍旧嘈杂激烈,很多人对他消极防守的姿态感到不满,用粗鄙的语言咒骂他的消极态度。他不理睬观众席上的这一切,一方面他是不想因为外来事物分心而露出破绽,另一方面,他自信自己必将胜利,现在他的对手的所有优异表现都将为他的胜利添彩。

少年挥拳的力度在明显减弱,连续的勾拳很大程度上消耗了他的体力。战局正在向骷髅王预想的方向发展,男人最后抓住机会,放弃了防御姿态,重新以一记刺拳打向少年的面门。

这一拳的力道相当大,如果真的打中少年的面部,塌个鼻子是最少的,而且很有可能会面骨骨折。男人看着自己的拳头一点点地逼近少年脸上的假面。在自己的眼里,所有东西仿佛被放慢了一般,拳头在一点一点地逼近,而少年的嘴角却渐渐浮现起一丝丝狡黠的笑容。

不对!情况不对!

骷髅王看见少年的脸庞急速下坠,然后小腿部一股巨力袭来,自己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连续的击打只是为了让对方放松警惕,实际的杀手锏放在最后。不进攻就不会露出破绽,只要他进攻,这个小个子就能抓住这处破绽。

“精彩!假面骑士一记扫堂腿把骷髅王打倒在地,助跑,跃起,肘击,漂亮的连打!我们的骷髅王能否再次站起来去捍卫自己的十连胜?九胜必败的传说是否能被打破,大家跟我一起读秒!”

“十?!?/p>

“九?!?/p>

“八?!?/p>

男人翻身坐了起来,把头套网上掀了一点吐出一口血来。

“小子,你惹毛我了?!摈槛猛蹩醋拍且荒ㄐ珊?,恶狠狠道。

“不甚荣幸?!奔倜嫫锸炕赜Φ?。

骷髅王怒吼一声,扑向那个说不上强壮的少年,这扑击没有使用任何的格斗技巧,仿佛是一头暴怒的公熊在向一个廋弱的猎人发动的进攻。少年看上去很冷静,侧身一步闪了过去。男人猛地转身,甩动胳膊,带着惊人的气势横扫。少年双臂交叉在胸前挡下这一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骷髅王的胳膊,转身接上一记过肩摔。

全场的观众都惊呆了,少年就这样把这个看上去远强于他的男人连续击倒两次,而且看上去还游刃有余。

“站起来!”

“站起来!”

观众们歇斯底里的咆哮声此起彼伏,不少人因为相信骷髅王的实力而的身上押了不少钱,如果他输了,那么他们的钱可就真的打了水漂了。

男人真的又爬了起来,但是他的右臂关节处病态地肿胀发紫。这也难怪,假面骑士使用过肩摔的时候用他的肘关节作为支点,在这个支点上的压力是男人体重的数倍,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关节脱臼已是必然。

“你没机会了,放弃吧?!鄙倌晁?,“你刚刚透支体力发动猛攻,而且现在关节脱臼,顶着剧痛你能保证自己敏锐的反应力吗?”

“那我也不能认输啊,小子?!摈槛猛踝プ∽约旱挠冶?,强行给自己的关节正位,“这里可是拳击馆,逃跑就全都完了?!?/p>

少年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下一秒又归于平静。他助跑两步,跃起,一记侧踢踢在了骷髅王的头部,尽管他架起胳膊格挡,这一记侧踢的力度仍旧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男人倒地,场上再度响起谩骂声。玻璃破碎和桌椅倒地的声音掺杂在其中,慢慢盖过了裁判读秒的声音。

“……一!假面骑士胜!”裁判吹响终场的哨声。

“是个好苗子,难怪教的这么用心?!卑ダ椎峦蝗怀鱿衷谕纳砗?。

“说不上,只是平时有些关照他罢了?!蓖α诵?,“既然比赛已经结束了,那么我也该走了。老伙计,祝你生意兴隆?!?/p>

“你来砸我的场子,砸完就想溜?”艾尔弗雷德面带愠色,嗓音里充斥着不悦。

“我这怎么算是砸场子呢?只是我的一个朋友来这里比赛,我只是过来捧场的?!蓖白吡肆讲?,在艾尔弗雷德的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大笑两声迈步离去。

“老大,他和你说的什么东西?咱们就这样放他走了?”一个小跟班凑上来说。

“咱们拦不住他,那个老东西知道我把注压在他带过来的那个新人身上?!卑ダ椎履幼爬尢ㄖ醒氲纳倌晁?,“我知道他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也从来不赌没胜算的局。所以我才跟着他跟了一波注。我们也赚了不少不是吗?要是咱们不跟,那个老家伙捞的更多,那咱们这生意还干不干了?”小混混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过了一会儿,艾尔弗雷德补充道:“他是赢了咱们不少钱,但咱们压根没亏本?!?/p>